啊,可愛又神秘的人生!

羅雅·戴爾Roald Dahl逝世有多幾年吧,他寫的短篇故事,記憶猶新。今天將《啊,可愛又神秘的人生!》意譯,和大家分享:

住鄉下時養的牛一直在叫,吵死人了。我知道是牠配種的時候來到,請了位朋友,和我一齊把牠拉到亞倫的農場去。

經過小徑,我們邊走邊談。

「你沒看過亞倫替牛交配嗎?」朋友問。

我搖頭。

「亞倫配出來的牛,包你滿意。」朋友說。

「滿意的應該是我那條母牛吧。」我笑著。

亞倫的農場沒有籬笆圍著,見到他向我們走過來。

「你要隻公的,還是隻母的?」亞倫問。

「可以選的嗎?」我好奇。

「當然可以。」他自信地。

我正經地說:「那麼要隻母的。我養牛主要是擠牛奶。」

「喂,阿卜,過來幫手。」亞倫喊道。

阿卜是亞倫的小兒子。亞倫一共生了四個,都是男的。

亞倫命令:「把牛拉住,向著太陽!」

「向著太陽?」我問:「今天天陰,哪裡有日頭?」

「雲遮不了的。」亞倫指著方向,阿卜和我聽話地把母牛拉著,面對太陽。

接著亞倫把他的公牛拉了出來。

這隻牛長得像一架十噸重的貨車。

「你看看牠那條東西。」我朋友說:「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大的吧?」

我嘆為觀止。

亞倫的公牛走過來聞聞我的母牛。

「乖,上呀,上呀。」亞倫像教孩子一樣地向牛說。

忽然,他那條牛跳了起來,前蹄扒在母牛背上,用後半身衝去,撞了幾下,大概只有半分鐘吧,已經搞掂,那公牛功成身退。

「有些牛要找也找不到。」亞倫說:「我這一隻,針孔都能穿過去。」

「好極了。」我說。

亞倫把公牛牽回牛欄裡,等他回來時我再次問:「你是說雌牛面向著太陽交配,真的會生母的?」

「廢話。」亞倫說:「當然是真的,事實就是事實嘛。」

「那麼把母牛背著太陽交配,就會生公的?」

「準極了。從來沒有失敗過。」他說:「你不相信嗎?」

「不相信。」我老實地說。

「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亞倫把我帶到他住的地方,從小房間裡拿出一本學生用的練習簿子,淺藍色格子紙上分四個欄:交配日期、出生日期、犢的性別和犢的名字。

神奇得不得了,生的都是母的、母的、母的、母的。

「公牛只能生來配種,不用生那麼多。」亞倫解釋。

練習簿上記載:母牛……二千五百一十六頭。公牛……五十六頭。總計……二千五七十二頭。

「這些資料,你有沒有發表過?」我問。

「沒有呀。」

「為甚麼不告訴人家?」

「說了又怎樣?」

我叫道:「這簡直能改革全世界的牛奶工業呀!你是怎麼學回來的?」

「我爹教我的。」亞倫說:「他說母牛不知道生的是母的還是公的。母牛只會生一個卵。是公牛的精子來決定生母的還是生公的。」

「怎麼生?」我追問。

亞倫說:「我爹說,公牛有兩種精子:公的或母的,當公牛把精子射進去,就要看是雄的那隻精子游到那粒卵先,還是雌的那隻游到卵先。雌的精子先游到,那麼牛就會生隻母牛來了,道理就那麼簡單。」

「那麼和太陽又有甚麼關係?」

「太陽會吸引雌的精子遊得快一點呀!」他說:「要是背著太陽,那麼雄精子才有機會游到卵裡面去。」

我多疑地:「太陽離開我們那麼遠,怎麼有可能影響得到?」

「廢話!」廢話是亞倫的口頭禪,他也說:「那麼月亮又怎麼可以吸引潮水呢?漲潮和退潮都是月亮造成的,太陽吸引精子,有甚麼奇怪?」

「我開始明白了。」我說:「那麼人呢?人的精子,會不會像牛的一樣,被太陽吸引呢?」

「當然會囉。」他說:「不過人喜歡在晚上做愛,精子弄亂了方向,才不懂得生男的還是生女的。」

「如果在白天做呢?」

「當然可以。」

「有甚麼證據?」我迫著他。

亞倫笑了:「農場裡需要人力,生女的沒用,你沒有看到我那四個兒子嗎?」

我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