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味

男人一搽香水,便留給人一個娘娘腔的感覺,所以他們永遠不會承認,只是說:「啊,那是洗頭水的味道。」

大家都洗頭,為甚麼又沒那麼香,男人又說:「啊,那是鬚後水。」

還是德國人老實,早在一七九二的二百年前,他們便自認搽香水,發明了古龍水,最出名的是四七一一。四七一一只是一股清香,並不像女人香水那麼濃郁,壞在灑上大半瓶,味道一下子便消失,搽了等於沒搽。

跟著社會的繁榮,以及女人香水市場的飽和,商人拚命向雄性動物打主意,開發了龐大的男人古龍水生意,每年的銷路,是個天文數字。

今天,男人的臉皮越來越厚,也不介意別人怎麼說他,一味大搽古龍水。而且男人不斷地要求把香味加濃,本來一瓶古龍水有三個巴仙的香油精,已加到十個巴仙了。

味道最強烈,也最受歐美人士歡迎的應該是Aramis。有一次在飛機上遇到一個穿西裝的黑人,他灑的只有十個巴仙香精的Aramis,怎麼樣也抵不過身體發出的一百個巴仙的狐臭,這種混合了的毒氣,比任何污廁還要強烈一萬倍。

女人身上便聞不到,因為她們有香水。男人至今還沒機會搽上正式的香水,在男士古龍水中從前沒有強調「最貴」,如女人的Joy,真是可憐。

當然還是有很多人討厭男人搽古龍水,但是如果你經驗過大陸名勝中的人群汗臭,你會寧願男人都搽香水。

好了,現在我們男人開始買古龍水吧。挑選哪一種最好呢?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古龍水牌子,但香味系統逃不過香味四大家族:Citrus橘子香:含有檸檬、柑、橙花等混合的味道;Chypre素心蘭:其實和素心蘭花無關,含有橘子香、橡苔之混合味道;Fougere馥奇,只是個讀音譯名:含有薰衣草、橡苔及藿香的混合味道;Oriental東方香型:含有香草琥珀的混合味道。

在歐美賣得最多的二十種名牌之中,素心蘭系統佔得最多,有八個牌子:Aramis公司的Aramis,Halston公司的Halston Z-14,Hugo Boss的Hugo,YSL的Jazz,Christian Dior的Fahrenheit,Estee Lauder的New West,Ralph Lauren的Safari For Men,以及Calvin Klein的Escape For Men。

第二位是馥奇家族,有六種,Rabanne的Daco Rabanne,Ralph Lauren的Polo,Loris Azzaro的Azzaro For Men,Guy Laroche的Drakkar Noir,Davidoff的Cool Water,Calvin Klein出品的Eternity For Men。

第三和第四是,橘子香家族:Christian Dior生產的Eau Sauvage,Armani的Armani For Men,Lacoste的Lacoste。東方香型家族:Chanel的Egoiste,Calvin Klein 的Obsession For Men,最後是Paloma Dicasso的Minotaure。

美國文化傳統敵不過歐洲,美國人對香味的要求並不考究,而且是廣告之宣傳力量下的產品,所以首先可以把美國廠的古龍水由上述的名單上刪除。

德國時裝公司的西裝,永不及法國的設計和意大利的手工,所生產的香水好極有限,也可以不用考慮。Davidoff的雪茄和白蘭地皆有水準,副產品的古龍水不會差到哪裡去。

畢加索的女兒設計的Swatch手錶被抬舉得價錢甚高,但在國際服裝和化妝品上還未奠定她的地位,所出的古龍水是好是壞,你也應該知道。
Paco Rabanne雖然歷史不久,但是古龍水卻有一般不膩的幽香。

運動家型的男子,Polo較適合吧,傳統一點的用Fahrenheit不錯。愛羅曼蒂克氣氛的,可用Jazz。至於高尚男士,多驕傲,用襯名字的「自戀狂Egoiste」好了。

除了人造的香味之外,男人本身是否真正有男人味呢?當然有啦,我們身上發出的味道,就是男人味,最原始時用來挑撥起女人的性慾,哪怕是汗味或者是狐臭,各花入各眼。我們的臭味,對喜歡我們的女人,都變得難忘。也許,有一天我們被外星人抓去,拚命地抽出我們的狐臭,就像人類採取鯨魚精子和麝香當香劑一樣。

說正經的,狐臭太過怪異,有一種叫Byly的西班牙藥膏,可以讓狐臭發酵成酒精地蒸發掉,很有效用,可惜最近已不進口。總之,男人只要多洗澡,便有一股自然的香味。

至於真正的男人味,是抽象的。

男人在思考的時候、在做決定的時候、在創作的時候、在發命令的時候,都有男人味。對身邊人類起不了作用的男人,就算浸在一缸古龍水中,聞起來,像殺蟲水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