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套

保險套是人類的一大發明。

當然,原意是用來避孕,故又名避孕套,亦稱安全套。俗名袋。英國人叫Condom,他們自己想像力不豐富,以為法國人的技術比他們好,所有的性事都想到法國人身上去,所以Condom在英俗語中也叫「法國人的帽French Cap」。

最原始的時候是用真絲做的,後面用一條線將袋綁住,雖然鬆鬆不緊,也真想試用一個,真絲的感覺到底比樹膠好得多呀。

樹膠的保險套一旦製成,馬來亞的樹膠園有福了,除做車輪胎,還有一大用處,只可惜他們只輸出原料,技術還是不行,沒法子做得又薄又不破,聽聞是他們的手藝只能做到醫生手術用的手套的程度罷了。

記得初次用保險套,並沒有包裝得那麼精美,一個個裝進鋁製的金色薄皮盒中,樣子不像保險套,倒似個巧克力的金幣。

保險套的性質已經改變,避孕有丸子來代替,方便得多,快感更是難於比較的。

今天用保險套,當然是因為怕死。愛滋病,是致命的,不能鬧著玩。

愛滋病流行,大超級市場才開始賣保險套,要是梅毒花柳罷了,他們才不肯公開買。

既然略為開通,就不應該一板一眼,像香煙一樣隨手拈來,那有多好!

但是簡而清一次要開保險套的專門店,即刻受到衛道人士的反對,視之為洪水猛獸。我們這個社會,真的落後到那麼令人羞恥嗎?

保險套太過好玩,有黑暗中發亮的螢光者,試想那條東西東搖西晃,像隻外星蟲,或者是E. T.的手指找不到方向,多麼惹笑!

還有橙味、蘋果味和士多啤梨味,戴上之後,舔舔手指,豈不比莊臣嬰兒油味更佳?

玻璃瓶中,註明:「若遇緊急,莫用電梯,請使用保險套」等字句,品味亦高。

裝進首飾之中,耳環、胸扣、戒指,隨時一按暗鈕,小保險套即刻彈了出來。戴回家,媽媽也不知道是甚麼東西,當然不會責罵。

問題是外國媽媽已經買來當禮物送女兒時,我們還在怕本地媽媽罵。

看過許多間保險套專門店,地方不大,燈光明亮,到處是彩色繽紛的霓虹燈,播流行音樂,有如一間唱片店。售貨員個性開朗,示範給客人看完自己哈哈大笑,消費者哪會感到尷尬?

香港人反對人家開保險套店,大陸人相信不會,國內的一些友人,隨時在口袋裡面掏出幾個套子來。愛滋病對他們來說只是句外來語,他們擔心的是別生多一個。而清兄不如到上海去開舖吧。

簡而清太聰明,比人家先走一步,卻走得太快。另一個友人何大明也參加遊戲,他開的是郵購公司。這麼一來,香港人便可以保留他們的面子了。哈哈,又不是買吹氣娃娃,何必弄到郵購那種地步?

基本上衛道人士認為光明正大是瘟疫,偷偷摸摸就可忍受。數十年前在尖沙咀的雜貨店中有羊眼圈出售,但是他們不是專門店,不要緊。或者,衛道人士根本不知道羊眼圈是做甚麼用的。

不許開保險套專門店,那也禁止超級市場出售吧!要買只准醫生開張方,自己配藥去,那你們便滿足了是不是?

到藥房去,漲紅了臉,結結巳巴地說:「給……給……給我一個……一個套。」對衛道人士來說,這也許是一種享受吧。

他們的避孕方法還是用計算月經的來潮好了。對他們來說,這已經相當的保險了,因為他們只懂得用傳教士姿式進行。方位是準確的。不像一般想像力豐富的人,花式表演太多,經常走漏。

他們大概也不怎麼用保險套,最好是用慣聽的笑話來指導,用手指示範給他們看。讓他們子女成群,都是因為用時戴在拇指上。

但是前面說過,保險套已不是用來避孕,衛道人士怎能保證他們的老婆不會偷漢子,像廣告中說:「一次接觸,可以致命。」他們也心驚膽跳,開始接受保險套的存在。

一方面接受,一方面又反對簡而清開專門店,你到底想幹甚麼嘛?

願上蒼對這種人加以懲罰。

罰他們偷偷摸摸地買到的保險套,是一個有破洞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