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美上帝的造物

雌性人類神物的胸部,長得著實美麗。

本來,哺乳用途,繁殖後代,為神聖工具,不應褻瀆,但自從發明了奶粉,已失它的本能,只可當為摩挲和觀賞,男人大談女人胸部,天公地道。

女人的乳房的確是各有不同,因人而異,就算是孿生姐妹,也有大小。

單單看胸罩,由三十、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三十六吋六種,再乘以A、B、C、D杯,已分二十四個變化。(作者註解:若各位男士分不清楚的話,A是最小,D才是最大。)

還有,它們的形狀也可由水果來比喻:蘋果型、橘子型、啤梨型較為普通,大起來有如木瓜,這還能接受?大得像西瓜,就有點恐怖了;小起來有如櫻桃。刻薄一點的東方人形容為:有如茶杯蓋上的滴。

男人為女人的乳房著迷,大多數認為越大越好。據心理專家分析:此種男人都因為小時飢餓,肚子一空便想要多點東西吃,當然奶粉容器的大小毫無吸引力可言,便想要一座巨大的乳房了。女人不懂得這個道理,以為大才是性感,便紛紛隆胸去也,到後來才知道它們只是代表一個奶粉罐頭,只有流涕痛泣。

古代的中國男人最為可惡,其迷戀乳房的程度已達瘋狂狀態。別以為他們迫女子纏足,是因為怕她們逃跑,或者是腳一小,走起路來運動臀部,令她們屁股大些。這部是錯誤的觀察,細看女人的纏足,成為菱型,不像乳房像甚麼?而且那顆拇趾,不似奶頭似甚麼?他們不能滿足兩個乳房,要四個才過癮。這種男人早就應該抓去槍斃。

越進步的社會,思想越開放,像希臘早就有裸胸的女神像出現,而唐代出土的女子畫像,多穿著暴露的衣裳,我們很幸福地活在當今的文明世界中,也可以看到許多的乳房。

名設計家對於時裝,已達到不露胸不歡的地步。走進家庭的週刊雜誌也登載許多透視乳房服裝的彩色照片,男孩子照看不誤,可以消除他們發育時期的尷尬和罪惡感,是件好事。

但是太過氾濫了總會破壞氣氛,非洲女人裸著上身,就不想多望一眼。在康城海灘散步,遇到年輕的還有點興趣看看,枯癟的老太太也來獻身,就有點那個了。

雖然不是甚麼衛道人士,但還是覺得女人包得密實較有神秘感,有幸略略一見,真是令人神魂顛倒。

好奇心是推動人類進步的原動力,沒有好奇心,我們上不了月球。認識女子,面貌看得了便想見多一點她的其他部位,如果這種行為是好色,那麼好色是無可厚非。女人也愛給男人觀賞,要是她們有條件的話。

平胸女子一向羞於示人,這其實是多餘的,胸部偉大與否,和遺傳因子有關,天生下來平胸就平胸,有甚麼可以道歉的?別以為自己是飛機場就嫁不出去,看看周圍俊男娶的老婆,有哪一個身材好的?

不過女人虛榮心重,更喜跟風,早已在胸圍中加上乳膠墊子,在乳膠墊還沒發明之前,只有拚命塞廁紙了。

隆胸手術是除了割雙眼皮之外最多的,比較過時的方法是在乳房的下半圓形處各割一刀,將矽袋裝了進去,這兩道疤痕雖然可以由巨胸壓著遮住,但總避不過愛人觀察,進步一點的是在乳暈下半圓處注入。現在已發展到由雙胳旁邊裝胸。唉,不管多麼成功,想起總是可怕。

當今醫學進步,在美國有一個研究,是將藥物注射,令肌肉發達,本來是用來醫治小兒痳痺症,但研究基金已花得七七八八,科學家唯有向解放軍和文人學習,下海去,準備把這藥物打進女子的胸部,只要一針打下,便有巨胸。正當她們狂喜的時候,醫學報告說這項發明尚未完善,肌肉發達是發達,但是經常受不了控制,會隨意地膨脹,要是把藥物打在胸口,一大一小也有可能,女人唯有再次地希望。

因為地心吸力,大胸脯的女人一直擔心有天它們會墜下,所以百貨公司女性內衣部出售一種半月型的貼紙,可以令它們略為挺立。

乳罩發明至今一百零四年,幫助不少女性襯托起她們的胸膛,但也縛束了她們一生。單單在美國,胸圍帶來一年一百五十億美金的生意。至到一九六八年,女權分子開始燃燒奶罩,Maidenform等大公司才感到空前的恐慌,好在醫生警告她們說有種Cooper’s Droop的病症,要用鉛筆測驗出來。怎麼和鉛筆有關呢?原來醫生說如果妳的胸部下垂,可以夾住一枝鉛筆不掉下來的話,那麼還是戴乳罩去吧,這一來胸圍生意的人捏一把冷汗地得救了。

不過上帝製造女人的胸部,是讓它們跳動,夏日已至,不穿胸圍的少女穿著T恤,令人目不暇給,這世界多麼美好!

最後,談回女人胸部大小的問題,到底是不是越大越好呢?那倒未必。有一智者說:「太大的乳房,要用雙手去捧,恰好的奶奶,其他一隻手可以做其他事,但是最好的胸部,是一口咬住。兩手可以做其他事的。」

平胸的女人,該放心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