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茄的奴隸

男人抽起雪茄,是天下最好看的。對懂得欣賞的旁觀者來說,簡直是種視覺的享受。而且燃燒中的雪茄煙,比任何男性化妝品都要純厚和香郁。能夠與雪茄匹敵的,只剩下陳年佳釀的白蘭地。

對抽雪茄本人,除了味覺,是充滿自信的成就感。你如果擔心煙味會弄臭友人的客廳,或自己家中臥室,那你已經沒有資格抽雪茄了。試想,誰會怪邱吉爾呢?

抽雪茄的第一個條件是擁有控制時間和局面的自由。

拚命吸啜,怕雪茄熄滅,已犯大忌。

緊張地彈掉煙灰,更顯得小家氣。應該讓煙灰燒成長條,看看它是否均勻,即能觀察這根雪茄是不是名廠的精心炮製。像水果一樣,煙灰熟透了便會在適當的時候掉入煙灰缸中。

最基本的,還是把每一口煙留在口中慢慢玩賞,多貴的雪茄也有不吸啜的過程,看看嬝嬝的長煙,浪費雪茄,也浪費時光,天塌下來當被蓋,便自然地培養了抽雪茄的氣質。

錯誤的觀念是:會抽雪茄的人,雪茄一定不會熄滅。所以像抽香煙一樣地深吸,趕著見閻王地把整根雪茄抽完,口水弄得雪茄像泡漬黃瓜,喉嚨似被濟眾水浸過,臉上發青,咳得頭腦爆裂,真是可憐。

雪茄熄了就讓她熄了嘛,有甚麼規矩說不能熄滅的?熄後重燃,會增加尼古丁的傳說也是騙人的,沒有科學證據。熄滅後的雪茄,輕輕地拍掉多餘的煙灰,再用長條火柴轉動燃燒,這樣的話,不用一面點一面吸,雪茄也會重新點著,只要不是隔夜,味道不減退。

溫士登·邱吉爾曾經取笑他一個兒女成群的手下說:雪茄味道固好,但也不能老插在嘴裡。

邱吉爾抽的是甚麼雪茄呢?當然是夏灣拿雪茄了。至於是哪一種牌子,當年名廠紛紛送他。大家都說是他們的那一種,但是可靠的還是「羅蜜歐與茱麗葉」吧。他們的七吋雪茄就叫做邱吉爾。後來其他名廠也跟著把這個尺寸邱吉爾前邱吉爾後地叫開,當成長雪茄的代名詞。中年發福後抽邱吉爾才像樣,清瘦的年輕人就招搖過市了。女人抽細長的雪茄也很好看,要是她們老含著邱吉爾,就有點偏愛口交的印象。

一根「羅蜜歐與朱麗葉」的邱吉爾,點點抽抽。熄後再燃,可吸上兩個鐘點以上,只賣九十五塊港幣,不能說是過份的奢侈。

雪茄包裝,通常是二十五支一盒。貴雪茄之中,有以小說《基度山恩仇記》的主角為名之Montecristo,一盒要賣到六千大洋,每枝二百四十元。Cohiba出的Esplendidos四千九百五十一盒。又老又忠實的「羅密歐和茱麗葉」則是兩千三百七十五一盒。

但是便宜的菲律賓雪茄也不少。荷蘭做的亦不貴,雖說豐儉由人,但是要是達到抽雪茄的境界,則非古巴的夏灣拿莫屬。

談到菲律賓雪茄,有種兩根交叉捲在一起的,起初不懂其奧妙,後來看到趕馬車的車伕,手握韁,一手抓鞭,偶爾把鞭子放下,抽抽掛在面前繩子上的彎曲雪茄,才明白它的道理。

美國電影抽雪茄的場面中,大亨選了一根,靠在耳邊捏捏後轉動聽聽,然後點著來抽。這根本就是在演戲,這麼做只能破壞雪茄的組織吧了,所以千萬別在人家面前做這種醜態當鄉下佬。

至於保留雪茄的招牌紙環是不是過於炫耀呢?則不然。撕去也不會加強煙味。它是攏著雪茄組織的一分子,要撕掉也要等將雪茄抽剩三分之一。對付很難撕得開的雪茄招牌紙線,只要用手指點一點白蘭地,浸濕紙環漿糊的部份,即能順利剝脫。最佳玩法是小心地脫下來,套在女伴的無名指,跟她說:「要是沒有相見恨晚這回事……」女人當然知道你在吃荳腐。但她們絕對不會心裡說:「哼,你用這麼低賤的東西來騙我!」好女人只會吃吃地笑。

到高尚西餐廳去,飯後侍者總會奉上一盒雪茄,讓你挑選。別以為名牌就是最適合自己的胃口,先看看捲葉的顏色:分淺棕色claro、深粽色colorado,純棕色colorado claro和黑色maduro。粽色較辣,黑色較甜。其他顏色屬於甜和辣之中間。

挑選之後你有權力輕輕地按按煙身,看看是不是像少女的膚肌一樣地結實而充滿彈力。若似老太婆一般地僵硬,儘管退貨。

有人喜歡隨手把雪茄放入白蘭地中浸它一浸再抽,這一下又露出馬腳,只有破壞好雪茄的味道,對她是十分不尊敬的。

一般上,雪茄像白蘭地,越舊越醇,經過五年到七年的發酵過程的雪茄最好抽。在市面上的,是在原廠中藏了兩年之後才拿出來賣,已很過得去了,要是你堅持要收藏到五年後才抽,那得用一個保持一定溫度和濕度的貯藏箱盛之,數萬到數十萬一個不出奇,不過到了這個階段,你已經不是雪茄的主人,而是它的奴隸。照照鏡子,也像一個。當然,做雪茄的奴隸,做得過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