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都市

她的名字叫巴黎。

愛花,喜歡香水,著最時髦的服裝,充滿羅曼蒂克的氣氛下,多少聰明絕頂的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皇親國戚,哪一個不到塞納河、香榭麗舍、凡爾賽宮朝拜?巴黎把自己的青春,獻給了左拉、大仲馬、海明威、畢加索等等數之不盡的作家和畫家,她也當過好萊塢的電影明星,拍了《An American In Paris》,《GIGI》等等,不朽的名作。

巴黎享受過一夕的風騷,但是時下前往,已發現茶花女垂垂老矣,整個都市沒有甚麼生氣,遊客也不像從前那麼盡歡。物價貴得驚人,要和她一起過著流浪與頹廢的生活,已負擔不起,連那些油國酋長也顯得寒酸,匆匆過路。

巴黎現在是間紅色天鵝絨妓院的老鴇。

* * *

她的名字叫倫敦。

是位大房東祖先遺下之產業,遍佈全球,永不落日,不斷收租,富裕家庭下長成的少女,自幼受文化薰陶,有私家博物院,珍藏由各地奪來的無價寶物;有個人圖書館,收集天下著作。

鄰居的納粹黨看很眼紅,不停地轟炸,但她頑強地抵抗,保住她的貞操。不過這一仗也養成了陋習,學足德國人在馬來亞大投炸彈對付馬共,馬共殺不了,椰子樹倒了幾株,結果弄得自己元氣大傷。

從前霸佔人家的土地,也被一一收回,再加上懶惰,失業多時,自己口袋有兩百鎊,就像美國人有兩百年歷史一樣地驕傲。

倫敦現在開間Fish ‘n Chips小店,慘淡經營。

* * *

她的名字叫紐約。

個性開朗,自由奔放,一開始就被各地來的黑人、猶太人、意大利人等輪姦,以及黑手黨的脅索,但堅強地成長,再由五十三個親戚把錢匯到,由一個完全沒有文化背景的人物,用金錢把歐洲的戲劇、繪畫、音樂買下來,建立大都會博物館、現代藝術博物館、卡尼基音樂廳、百老匯歌劇院等,令天下大藝術家都以親近她為榮,不嚐一下她的光采,上不了世界舞台。

中間她學會了炒股票,成為金融中心,但一次的大股災中,令她衰弱得厲害,翻身過來後,又患黑人暴力的內傷。一顆大蘋果,裡面給蟲蛀了,怎麼樣也醫治不好。

紐約現在是一家酒吧的肥胖的老闆娘,光顧這家店,她總可以告訴你一些她的光榮史,像占士甸、積克·歌羅爾的格林尼治《疲憊的一代》,以及她編排的《奧克荷馬》,《南太平洋》等歌舞劇。不過,在她櫃台後面有一管鋸斷的散彈槍,突拿出來轟擊歹徒,路客隨時隨地要冒無妄之災。

* * *

她的名字叫東京。

起初,她是德川家康的情婦,彬彬有禮。江戶時代她鎖著大門做一個普通的家庭主婦。但後來接觸到外國教育,開始有了野心。雙重性格的她,猙獰的一面充份表現,想一口氣把天下獨吞,終被擊敗。戰後,她在困境中掙扎出來,經營電子和交通事業,成為富婆。

放下武器,她也能在商場中打勝戰,但是對頭的美國猶太人想出一套更絕的方法,令她的貨幣升得超值,弄得她的經濟陷入困境。

東京現在是高級料理的女大將,日本人所謂的老闆娘。光顧她的店舖,絕對安全,乾乾淨淨,東西也物有所值,要是給付得起的話。

* * *

她的名字叫台北。

做日本人的童養媳,足足做了六十多年,蔣介石來後,她變成國民黨的禁臠。

在她的閨房中,雜亂無章,寸步難行,數十年來,交通搞得毫無進步,牆上掛的都是顏魯公最難看的肥胖書法,毛病多得不得了。近年來私房錢儲蓄不少,是鄰居之中美金外匯存得最多的一家人。暴發戶心態更加嚴重,買甚麼東西都大喊便宜。

台北現在開的海鮮舖子叫台南擔仔麵,有廣闊的停車場代客泊車,店中佈滿法國家俬和餐具,和賣的食物極不調和,俗不可耐。

* * *

她的名字叫香港。

勤儉耐勞,腳踏實地,起初是家中做人造花,再而經營紡織,搖身一變,成為國際企業的女強人。中間過程,經多少風雨和眼淚,都不向人透露。

外表堅強,內心卻是十分溫柔慈祥,做起善事,為天下之首,但是豪賭也是她的愛好,在股市馬場,億億聲的來來去去,面不改色。

家中燒的小菜,中西餐,各國食物,無不精美,所乘勞斯萊斯,所飲高級干邑,全球稱冠。她將一顆頑石,磨成亮晶晶的金剛鑽。

但是美女患上了癌症,醫生宣佈她只有三年多的壽命,她身邊的富人紛紛逃到加拿大美國就醫,但捱不住生活的單調,重歸她的懷抱。

幾經上上落落,起起跌跌,她瞬眼間已經翻生,復甦之快,無人可比,生命力極強,她是不會老死的。

香港現在做的不是甚麼小生意,而是一個大財團,標誌上畫有一隻火鳳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