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東快車

「東方快車」,啊,是多麼一個又懷舊又充滿羅曼蒂克的名字。克麗絲蒂的偵探小說改編電影,更令旅客對這輛豪華奢侈的火車產生憧憬。

從倫敦到威尼斯這一段十多年前開始運行,證明錢不是問題,只要有好的享受,大家還是花得起的。

現在,「東方快車」的老闆施活把它搬到東方來。本來想由香港走到北京的,但是大陸人說他們的線路已經太忙了,而且,他們自己的火車也很豪華呀。最後,施活只得到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政府的許可,在東南亞做起生意來。

好朋友的邀請下,我終於有機會嘗試這聞名已久的「東方快車」,由新加坡啟程,第一個印象並不太好,樓頂高大的車站,本來可以裝飾成歷史古蹟。但失修已久,裡面只有幾個小雜貨店,一間像食堂般的回教徒餐館,還有個三四流的卡拉OK。

快車職員要我們一早報到,但在車站中又沒地方去,只有在大堂中等。其實他們盡可把那間卡拉OK頂下來,讓旅客當雞尾酒廊或休息室,可惜他們沒有想到這層。

我們一共要經過兩個移民局,由新加坡出國,進入馬來西亞,兩個移民局連在一起、客人多,擁擠不堪,和歐洲東方快車的鋪紅地氈待遇,天淵之別。

有趣的是新加坡火車站這塊地是屬於馬來西亞的,所以可以在人家的國土上設移民局關卡,這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怪現象。

每輛車廂都有一條細長狹小的走廊。大胖子擠不過去,我們卻沒問題,進到房間一看,絕對沒有想像中那麼豪華,有兩張床,一個洗手間連花灑室。總統套房只是大了一點點,更小的普通房有上下兩層的臥舖,客人要縮起腳才能下榻。

火車開動之後便四周「探險」,除了客房,車中有兩個酒吧,一個豪華的,有鋼琴伴奏,另一個小一點的,氣氛比大的好,小酒吧連著一卡瞭望車廂,四面開放,沒有玻璃擋住,我最愛這個地方,手拿杯酒,椰樹和油棕在眼前飛奔而過。清風撲面,詩情畫意,但是不宜待久,否則傷風。

餐車也有兩卡,另外一卡紅色天鵝絨桌椅,供給客人閒聊,偶爾也可以改變成餐車。最後是一卡賣紀念品的車和一節供閱讀的圖書館,所有的設施,就此而已。

下午二點半出發,晚上十點到達吉隆坡,之前供應的晚餐是西式的,不能選擇,火車做甚麼你吃甚麼,如果你要多叫其他魚子醬牛扒之類的東西需自付,卻不便宜,要算美金。

抵吉隆坡已看不到甚麼,又不許外出,車站內只有雜貨店,不像由明信片中看到的回教教堂式的那麼美麗和雄偉。

回到車中,唯一娛樂是泡酒吧,喝酒亦以美金計,全程四十二個小時,最後埋單是筆大數目。

晚上睡覺,車子搖得厲害,比乘郵船和搭飛機尤甚,女士們一早化妝畫眼線,畫出七八條來,多數客人都睡不好,我喝完酒安穩得多,但也起身好幾次。

清晨六點起身到瞭望車卡看日出,天陰,沒看到,倒見了月亮,她早上還在,忘記收工。

記起一上車,侍者便來問吃些甚麼早餐?我回答說到餐廳去吃自助餐好了,但是他說餐車不開,早餐在房間內吃,這也好,久未嘗試床上早餐了。吃甚麼?只有西餐,那麼來個多士和雞蛋好了。侍者說沒有雞蛋,是歐洲大陸式的早餐,麵包和咖啡或茶罷了,我沒興趣,拒絕吃。

自備了普洱茶和上等鐵觀音,請服務員替我沏好,慢慢嘆,要是上車前帶一兩個日清杯麵,那就發達了。

連好奇的歐美遊客也看厭了風景,起初一看到椰子樹便拚命地拿錄影機亂拍,拍來拍去,十幾二十個鐘之後,又是椰子樹,路上經過民居,鄉童們微笑招手,他們又忙著拍,豈知一路上不斷地,同樣地出現鄉童微笑招手,鬼佬們分不清東方人的面孔,以為車子走回頭了。

九點鐘到達紅山湖,車子在湖中的一條路上走過,從車廂的窗口望出,像是浮在湖面上行走。

到達檳城,有旅遊巴士載客人四處一遊,我這個餓鬼出城,不跟大隊,在路邊大排檔大擦一輪炒粿條、叻沙等等當地小吃,不亦樂乎。

再上路,宣傳傳單上說可以在泰國小鎮買些水果或小吃,但是都不停站,貨不對現,其實貨不對現的事很多,像手冊上說車中有人看相,也沒有,只在吃飯時出現了兩個唱廣東大戲的人物,身穿古裝,騙騙鬼佬拍照。

被朋友招待,本來不應該有那麼多的怨言,但友人說不在乎,有甚麼意見儘管提出,可以讓他們改進,我看最主要的毛病出在馬泰車軌狹而不平,顛動無可厚非,但吃飯時總得駕慢一點,可惜司機是個賽車手,狂奔之下,飯也吃得不舒服。

全程兩夜三天,套房要二萬多港幣,普通房一萬多,絕對稱不上物有所值。

好在酒吧服務員中有兩位特別美麗和聰明的馬來西亞籍華人少女,我替她們取了外號叫「靚女」和「精靈」,一路服務周到,是全程最佳的享受。

「車方快車」是叫歐洲那輛的,我坐的車子名字是Eastern & Oriental Express。Eastern也是東方,Oriental也是東方,兩個東方加在一齊,變成「東東方快車」,聽起來怪怪地,所以叫它為「東方東快車」,打麻將的人,聽起來,順耳一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