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狗市場

週末,去廣州和珠江啤酒談生意,順便大吃一番。對大陸之遊,交通方面只有唉一聲嘆氣,唯以品嚐到種種未試過的東西,以作補償。

還好我們是由水路去的,先到順德容奇,從尖沙咀中港城搭水翼船,兩個多小時就到。

由識途老馬梁爵先生陪同,他在順德有間廠,要去看看,所以繞道,我們在順德的一間河上餐廳吃了一頓魽魚宴,所有菜色都用魽魚做原料。魽魚是河塘中的水產,有點像大型的泥鰍,但肉甘美細膩,又毫無土味,實在是上上品。

順德到廣州市,只要一個多小時的車程,這次乘的是當地人叫為子彈頭的Space Wagon日本車,相當暢闊和舒服。

抵廣州之後當晚被珠江啤酒管理階層招待到「泮溪」。坐的是間卡拉OK房。現在大陸已被卡拉OK泛濫,無夜總會或咖啡座,全部是卡拉OK。大概他們覺察我不好此道,到達後大家就不唱了。

豐富的一餐,但沒甚麼印象,陪客的周先生是旅遊界的高幹,我一遇到他就緊緊抓住他不放,請他去為我訂隔天的座位。

星期天,普通地方的飲茶一早就坐滿客人。有了周先生,不但能訂到位子,而且包下「泮溪」的一個閣樓。

翌日,陽光普照,透過了藍顏色的雕花玻璃射在幽靜閣樓中的酸枝傢俬上,只有我們一桌人,那種氣氛,真的是天仙的享受。

到了廣州,不去憑弔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碑怎行?經過進口處的小賣店一看,竟有檳榔出售,這種台灣土佬吃後滿地吐紅痰的東西,居然在廣州能夠買到!

原來黃花崗當地人和其他省份的大陸人是不去的。國民黨佬的東西,去幹甚麼?黃花崗專做台灣佬生意,不得不以檳榔奉侍。

墳墓可見文革時受的破壞,但近年又重建的痕跡,沒有想像中那麼大。到處是孫中山先生的字,說甚麼他老人家還是開國元首,紅衛兵也不敢造次。

周圍老松蒼梧,環境幽靜。主墓之旁有個梁國一的墓碑,也是孫先生寫的字,那個「一」字是刻石時石匠刻反了,不相信下次你去看看。

中餐在黃花崗附近的鹿湖中,有間叫「鹿鳴」的酒家吃,雖然客人多,但臨湖的廂房還是有位,侍者警告說每人要五十塊以上的消費,我們當然不會改容。

梁爵先生念念不忘這裡的名菜「市師雞」,是把白切雞浸在淡醬油中,吃時點著蜆蚧醬,味道果然好。梁先生的確是位食家。「市師雞」的市師,出於何典,忘記問個清楚。

又叫了野味海狸、穿山甲、果子狸等等,味道還不錯。但心中總有疙瘩,我認為只要師傳功夫到家,豬牛羊等家畜已經足夠,何必去殘殺瀕臨絕種的動物?大家聽了都贊同。

回程是乘直通車,全架車都是劃一的所謂「軟舖」,大陸的頭等的意思,但不及其他線路火車軟舖那麼舒服,最少沒有放行李的艙,也無可以睡覺的床。

直通車全程說是二個多小時,但我們乘了整三個鐘。車輛中間有個食堂車,賣甚麼炒排骨、鹹鴨煲之類的菜,每品近百元,許多客人都嫌貴,看了價目表便轉回頭走。我怕無聊,敲竹槓就敲竹槓吧。東西難吃,物無所值,但比坐在單調的座位上好。

供給各位一個貼士,訂位時最好是指明第四、五輛車廂,近出口之故,不然一車子人湧出,海關排得最後,出來時等的士,那條龍更長。

全程印象最深的是一大早到廣州最大的「清平市場」去,清平市場由幾條街連在一起,上面有蓋,不怕雨淋。

地面雖是士敏土鋪的,但還是滿地泥濘,捲起褲腳方好走路。

清平市場的貨物應有盡有,表現看廣東人生活水準提高,更能看得出他們懂得吃。

豬肉檔中,有一片片四方方的白色東西浸在水中,友人看不懂是何物。那不是豬心碇是甚麼?這種東西一般香港人不會吃,也許,是肉販們沒有時間浪費在這上面,不賣吧。豬心碇者,連著豬心的軟骨血管,嚼起來爽脆,本身無味,經名廚烹調,絕品也。

野味市場中,有多隻綁著待售的山豬,樣子實在可憐,如果賣給不懂的人吃,不如讓我們老饕分享。

彩色續紛的山鴙多的是。有天清早在花墟的金魚市場看到山鴙出售,當然是走私進來的,一隻一百二十塊港幣。在清平市場的,價錢是二十塊人民幣,聽說批發價每隻只十元,運到香港,身價漲十二倍,當然,北姑的人肉更不止這個漲幅。

到處看到的是狗、狗、狗。毛被噴火槍燒得只剩下一層皮,內臟還是血淋淋地流在外頭,恐怖到極點,清平市場,簡直是狗市場。

未到狗年,狗已大行其兇,吃時最好想起牠是名殺人者,也許更香。看到大陸人那麼嗜狗,遲早也要給他們吃完。狗將變成飼養的家畜,連吠也不懂得吠,甚麼都不做,只是吃得肥肥胖胖地,是時較少心理負擔,因為吃的已經不是狗,是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