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話題

城中最熱門的話題,當然是切斷男人子孫根的少婦,被判無罪釋放。

報紙上大標題:「男人只怕沒有好日子過。」

像飛機事故,一定接二連三,去勢的新聞也不例外:菲婦難忍酒仙夫,陽具通電殺良人。還有一則外電是:火燒丈夫那話兒,獲輕判緩刑。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如果接不上去的話,扔掉可惜,是否可當材料做個新的菜譜,紅燒或清燉,必比甚麼甚麼鞭好吃得多吧。

若要闢腥味,先用熟油和大蒜爆它一爆,再加幾片薑,一定可口。

當倪匡兄過著尋花問柳的期間,我們常取笑他說日後可能被倪太chop chop剪下來,剩餘物資如何處理?最好是請個日本師傅切成雞泡魚一般的薄片,請老友來分享這道刺身才對得起事主。

女人心理是難於了解的,你要是以為她們和你是同類動物,那大錯特錯。她們屬於外星人科,並非唯性人類能用思想、哲學,甚至於宗教來分析的。

張小嫺提供了一些線索,她說這是男人最弱的地方,拳打腳踢,女人一定要集中於男人下陰;恨之入骨時,第一件想到的也是那話兒。當然,她沒有清楚地說明,愛得最深的,也是那話兒。

君不見我們被生下以後,所有的姨嬸必定「小雞雞小雞雞」地先把玩我們那根可愛的東西嗎?

我們的寶貝永遠是雌性動物最喜愛的玩意兒,當她們慾火焚身時,難道只想我們和她們親嘴罷了?

中國人到底有點文化,切子孫根的個案,歷史上甚少記載。閻婆也只是把男人剁成叉燒包餡,也許是中國人一向窮慣,不浪費其他部位。

去勢的例子在藩邦發生得比較多,日本女人阿部定,剪完之後藏在懷裡,神遊了三四天才被發覺,成為許多小說和電影的題材。

但是聰明的女人絕對不會做這種傻事,不要拉倒了,找個別的,何必弄髒隻手。

切子孫根的女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模式,那是她們黐了線,神經不正常才會想到去斷絕她們「小雞雞小雞雞」地叫的東西,說她們是因為愛得深,恨得切,才會做這種事,是騙人的。女人有此種行為完全是為了她們自己,要是她們懂得甚麼愛別人,就學會甚麼叫做放人一馬。

要是為了愛,那麼情有可原,但觀察上面提的那三件案,都不是為了愛。

第一個女人的理由是她丈夫要求次數大多。第二個女人是因為丈夫貪酒不顧家。第三個女人是因為她的想像力太過豐富,她嘗試用易燃的指甲油清洗液倒在陽具上,看看是不是著火?

都不是為了愛。

閹割男性性器官的案子多數發生在男衰女盛的國家,像美國。美國女人現在發展到不像女人的階段,只要你替她打開車門,她們已經呱呱大叫說你性別歧視。這種地方怎好去移民?別笑得太快,加拿大遲早追上,住溫哥華多倫多的男人等著瞧吧。

男人已經成為弱小民族,所以美國才會出現所謂的「全國男人組織」。這不是「小男人工會」的簡稱是甚麼?創辦人西勒像老婆一樣地訴苦:「男人比過去更加容易遇到這種危險。女人對男人愈來愈暴力,這項判決只會令情況惡化。」

真好笑。怕女人怕到這種程度,乾脆叫醫生做手術變性去。

男人這根東西,自有性醒覺之後,就支配著他的原動力。自古以來,它受到愛戴和崇拜,是個驕傲的存在。原始的男人想多用它,才會去殺獅子和老虎,現在這種本能完全喪失,唉,還是跳海去吧。

這件轟動全球的案子發生後,即刻有位女記者打電話來問我的意見。

我懶洋洋地:「女的打贏官司,最好不過,要是定罪,那種八婆發誓每年要閹割一百個男人來報復,罪過罪過。其實,要切就切吧,最好把所有男人的東西都切掉,讓妳們吃蕉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