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婆

最近的港聞充滿殺人事件:

小學校長把女會計殺了,甚麼地方不好消滅屍體,偏偏要拿去公眾停車場焚燒?真是蠢得交關。

比起男人,女人殺人,冷靜得多,而且六親不認,連老父也殺,其中有個燒臘舖女老闆把情夫的太太斬成數段之後逐件烤之,最後還把頭顱拿去天婦羅,實在了得。

有史以來,女人滅敵之法,神出鬼沒,無窮無盡。有時並不必自己動手,聖經記載,莎樂美要約翰的首級,只要跳跳脫衣舞,便能嘗願。

荻萊拉剪掉森遜的頭髮,即要他老命。

誰能忘記第一個女人夏娃,引誘亞當吃了蘋果,被逐出樂園,豈不等於死了一樣?

我們的神話也不太差勁,女媧氏的身材像蛇一般的苗條,令到當時的兩個英雄共工氏和祝融氏為她決鬥,結果共工氏打輸了自殺。

神話時代結束後,傳說時代開始,出現了一個叫旱魃的女人,旱魃的樣子可怕之極,由彊屍變的,頭髮是一條條的小蛇,而眼睛長在頭上。這是歷史的記載,我不知道一對眼睛長在蛇叢中是怎麼一個樣子?她身上還長了白毛。她的名字中有個「旱」字,是因為她所經之處三年中絕不下雨,所有的生物都渴死了。這女人真厲害,殺男人還不算,連動物昆蟲都不放過。

但是男人也做出反擊,那是數百年後的事了,有個黑顏色君主的玄帝,下令女人在路上遇到男人時,一定要恭恭敬敬站在路旁讓男人先走,否則會放逐到西伯利亞,天下的男人無一個不拍掌稱快。

很快地女人又報復,迷倒所有男人的妲己生了出來,她長大後自己不會生兒子,就把大肚婆抓來剖腹研究研究。

妲己忌嫉有才華的人,把聖賢姬昌的兒子剁成碎片給姬昌吃,還向人說:「甚麼聖賢?連兒子也做了鹹魚蒸肉餅。」

大快人心的事終於到來,革命成功,妲己被抓去行刑,但是她長得太過美麗,劊子手都拒絕斬首任務。最後殺她的是姜子牙,他已是九十歲的老頭,那東西舉不起來,但刀子倒是提得動的。

古老故事講得太多了,離開現實遠了,還是跳回近代較有真實感。看到一則外電說有個女人把丈夫的子孫根割去,但幸而科學昌明,接了回來還能再用。

泰國的一個女的就沒那麼好氣,她將它放入碎肉機中,然後拿去餵鴨。

另外一個乾脆把它扔入馬桶,順手抽抽。水沖去,鳥兒像青春一樣,一去不回也。

唉,大丈夫頭可斷,但是怕給女人那麼chop chop地剪掉。也真想不出她們為甚麼老是那麼喜歡chop chop?不如像粵語殘片中用砒霜比較痛快,七孔流血,也好過半死不吊的被人家chop chop。

提到泰國,有一回去射擊場練習打靶,看見一個像天仙一般美麗的女人也在學開槍,別人是對著數十呎外的標的打去,她卻笑盈盈地把那張靶搖到眼前,拿了一枝亮晶的小左輪,對著它將六粒子彈打光為止。然後向圍觀者瞪一眼,大家都嚇得魂消魄散,落荒而逃。

英國的出名偵探小說中,女主角把丈夫顱骨敲破之後,報了警,警察來到她家裡,她熱情地招呼燒羊肉給警察們吃,警察找不到兇器,他們想不到女主角是用一枝冰凍的羊腿敲死丈夫的。

但在現實生活中,丈夫沒有那麼容易就犯,美國的一個酒吧老闆娘想把醉鬼老公殺死拿保險金,所以一定要處理自然一點,首先她把防凝固劑當酒讓他連喝六杯,醉鬼丈夫倒了下去。她正在高興時,老公爬了起來,抱歉說酒量越來越差,再來一杯吧。她接著灌他喝天拿水、殺鼠劑和藥用酒精,但醉鬼還是說再來一杯吧。

酒害不死只有改用藥,她把生鏽的罐頭魚、發霉的爛肉、灑滿殺蟲水的蔬菜做成三文治給他吃下,但是丈夫還是不死。要求多喝點,這回她給他喝純甲醇,也要不到他的老命,只是醉倒。

老婆把老公的衣服脫光,扔在公園裡,淋上十幾桶凍水,以為他在零下十幾度的冰天凍地下死去。第二天一看他還有呼吸,急得駕車子往他身上壓,輾他幾下,以為這回他死定了。

哪知道他三個星期後找上酒吧,說遇到車禍失了憶,給醫生救活了,現在要求再喝幾杯。

最後老闆娘把爛醉的丈夫抬回家,將一條煤氣喉塞進他口裡,開足了煤氣,才把他殺掉。以為大功告成,休息一下抽根煙,一聲爆炸,連自己也送了命。

天下男人那麼多,再殺也殺不完。兇婆們,來吧,我們不怕妳。送命之前,快活一下,先把妳們弄得欲仙欲死,妳們就下不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