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處女萬歲

成為老處女,有一千零一個理由,多數是眼光太高,周圍男人沒一個像樣,一年又一年地過去,等到可以降低水準時。忽然,有一天,被人家叫為老處女。

老處女只是一個抽象的稱呼,她們並不一定每一個都是未經開苞,因為未婚,你們以為她們連那回事也沒碰過吧了。

有位上海的長者說:「女人最怕是一直被稱爲小姐,這是一種侮辱,好女子早就給人娶去,等甚麼三十多歲還給人叫小姐?」

說來說去還是婚姻制度的可惡,傳宗接代觀念的落後。西方人的快樂單身女郎,我們叫老處女,真應該槍斃。不過稱之為末婚雌性動物,或者還沒有嫁出去的女人,都太累贅,為了節省出版商付給我們的字數稿費,還是暫稱為老處女吧。

看看我們周圍,存在了不少所謂的老處女,她們都長得十分可愛,而且事業有成,只是不肯嫁人,或者嫁不出去,也許是同性戀者吧了。

女人搞同性戀我們是雙手高舉贊成的,甚麼都好,請別太寂寞。女子同性戀頗有美感,至少看起來比兩個大鬍子大肚皮的男子攬在一塊兒舒服。

天下男人都壞透了。只有相同的雌性品種較合得來。那麼,請便吧。反正不騷擾到社會,有甚麼事不可做呢?切記別太過份,把對方搞得臉黃肌瘦,就太陰功咯。

做個正常的老處女,也是種享受呀。工作時工作,閒下來和朋友吃吃飯聊聊天,也許打幾圈麻將,或者跟家人星期天飲茶、看場電影,多逍遙自在!

她們各自有個巢,有些愛整理得乾乾淨淨,大多數搞得亂七八糟,但都有自己的生活紀律,一旦男人侵入,便把一切破壞。

健身院、健康舞、網球等等,是老處女消除精神緊張的好去處。光顧得最多的,是美容院,凡有甚麼重要約會,一定先去洗洗頭,吹個靚髮,不然就走不出門。美容院,已經成為都市女人的教堂。乸型的髮型師傅,等於是聽她們懺悔的神父。

老處女偶爾也和男伴出街,男人都是次等動物,和他們燭光晚餐,簡直是無聊透頂,但也得調劑一下,每一次都感嘆:為甚麼該約我的不約我?約我的都長得像一具彊屍?

如果一年有一次就好了,但通常都是數年才一次地出現了一個她們不覺得是言語枯燥的男人。而且這種男人都是已經有了老婆,起初不太肯和他們出去,吃過幾次飯後,實在忍不住空虛,給他就給他吧,裝成三分醉意,便和他們上了床。

正以為進入溫柔鄉,這男人像灰姑娘一樣,十二點鐘之前打著領帶要走人。

躲在房內看電視。啊,那洋妞一個人到酒吧去,各個俊男前來搭訕,多麼令人羨慕!輪到自己,哪有這種勇氣?而且現在愛滋病那麼流行,一失足成千古恨。

找一個好好的男人嫁了,不就免了寂寞的煎熬嗎?但也不可以隨便找一個阿貓阿狗呀!最好是個白馬王子,啊,我要嫁一個白馬王子!誰不知道妳們想嫁一個白馬王子?妳們早在二十年前已經那麼想了!

老處女自相矛盾,便墮入痛苦的深淵,這是自取的,不值得同情,這些老處女是壞的老處女。

好的老處女不是這樣的,適婚年齡雖然已經過去,但她們並沒有時間去介意,過得快快活活。

工作能力上,她們不遜任何一個異性。遇到蠢男人,三言兩句,已經令到他們自愧形穢。

父母的催促,友人的勸喻,她們當成耳邊風,但也唯唯地假裝用心聽,對自己的未婚,不想做太多的解釋。

自己有了信心,她們的鏡子前面不需要有太多的化妝品。

名牌衣服、鞋子、手袋,可有可無,戴一塊小小的玉,值不值錢並不重要,心愛就好了。

她們的頭髮不會太短,保持一定的女性化,但也不留得長得難於整理,喜歡自己洗頭,她們愛乾淨,常常洗,事後用手指輕輕地把頭髮揉乾,討厭風筒。

這種習慣大概是出自她們單獨旅行的時候,幾件衣服放入背囊,上路去了。歐洲到過多趟,東南亞熟悉得很,非洲冰島比較好玩,印度也不嫌髒。

回到香港,她們會燒一餐好好的晚飯給自己吃,不就東打電話西打電話地叫些外賣送來,每一晚都是不同的食物,貴一點也不在乎,不能刻薄自己呀!

遇到值得欣賞的男人,稱心當晚就叫他們來家裡過夜,哪管他結了婚沒有?但是她們不會蠢到不叫對方做完善的安全措施。和打網球一樣,性是健康的。

結婚的念頭當然有,一閃而過吧了,反正有所謂緣分這件事。來就來,不來也不惋惜,早點來更高興,遲的話,六七十也不打緊,只是個伴嘛。

老處女萬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