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

到北京中央電視一台錄過年的節目,與我拍檔的是一位叫大山的人。

大山是相聲家,常上電視講笑話,北京講相聲的人很多,就沒有一個像大山一樣,為甚麼?他是個洋人。

長得高大的大山,原名Mark Rowswell,是個生長在多倫多的加拿大人。北京人都認識他,一走出來就有不少影迷要求合照和討簽名,在加拿大也許沒這個現象。

對中國語文的興趣,來得忽然。一接觸了就不可收拾。先在大學唸,畢業後來中國進修,娶了個中國媳婦,生了一對可愛的兒女。

兒子名字是大山取的,叫睿睿,希望他長大聰明豁達。女兒叫小懿,是哪一個懿,怎麼寫的?人家問。

大山用一口京片子說:「是懿貴妃的懿。嘉言懿行的懿。」

我們聊起他家吃的是些甚麼?大山說:「我煮西餐,老婆燒中菜,兒子女兒甚麼都吃,有時他們也動手做飯,結果甚麼都不像,但是很好吃,這才是真正的Fusion菜。」

大山在加拿大也有很多生意做,一家人搬了回去,兒女洋化了。大山起初星期天帶他們去華人學校補習,但是教的都是些老古板東西。兒女學不好,反而對中文起了反感。

後來大山發現最好的教學方法是讓他們看DVD或VCD,一套套的《水滸傳》和《三國演義》沒有作用,還是《西遊記》引起了興趣。

這時大山又把兒女們帶到中國的雲崗石窟,在那裏有很多觀音、如來和羅漢。大山向兒子說:「孫悟空和豬八戒後來都變成佛了,你去找找看,也許能找到。他們信仰佛教。」

「到底甚麼是佛教?」兒子反問。

大山解釋不出,自己學後才講給他聽,他說:「老子教小子,小子教老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