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後

賽後,舉行歡宴,四十八位佳麗都參加了,我通常不出席此類飯局,但已晚,「天下第一城」沒其他地方吃飯,也湊熱鬧去。

和落選的坐在一桌,我第一句話就說:「初選不關我們的事。」

她們聽了都不怪我。

起初氣氛並不熱烈,後來我從和尚袋中取出吃中飯時打包回來的「二窩頭」,大家喝了,歡笑起來。

娛樂節目的主持人問我:「這次的選美,和香港舉行的有甚麼不同?」

「沒有泳裝,很舒服。」我回答。

「觀眾不是喜歡眼睛吃冰淇淋的嗎?」

「也許是,」我說:「但是那麼暴露的泳裝,連鬍子也要剃掉,佳麗穿了沒有尊嚴,評審看了可憐,不是很好過的。」

我認為這一屆的節目做得很流暢,沒有拖泥帶水的沉悶,節奏鮮明,是特點,工作人員的組織力也很強,尤其是娛樂節目主編李靜明,安排周到,連余秋雨也大讚。

佳麗們還在吃飯時,我已離開,繼續上《名人面對面》的節目,接受主持人許戈輝的訪問,做了個多兩小時的錄影。

「為甚麼你的問題多數圍繞著金錢和愛情?」許小姐問。言下之意,你們這種資本主義的人,問來問去,都是錢錢錢。

「知道多一點佳麗的想法,和怎麼樣的一個人而已。」我回答。

「從金錢可以看出嗎?」

我說:「不必諱言,能來參加選美的,多數有一份虛榮心。我給她們的一些選擇,聽她們的回答,看她們臉上的表現,就知道她們為人坦不坦白,個性可不可愛。」

許小姐有點贊同,沒追問下去。圓滿結束,夜已深,回房大睡,本來乘翌日下午三點鐘飛機返港,還是提早幾班走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