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訝狀

接著飛北京一天,替友人做宣傳活動,見些新聞界人士。其中有個女的,年紀輕輕,相貌還不錯,是某某報派來。

「我是個資深記者。」她說。

我老爸常告訴我:「有些女人,像菜市場賣的魚一樣。」

「這話怎說?」我問。

「樣子看起來新鮮,但不能讓牠開口,一開口就聞到一陣惡臭,馬上知道這條魚是腥的。」家父說。

年輕人嘛,我的批評沒家父那麼苛刻,但是對這個自恃有點樣子的女人,帶著不可一世的態度,的確感到她的內臟已經腐爛。

再談下去,還發現此姝聽到每一句語,必作出驚訝的表情,口頭禪還有一個「喲」字。

「剛出來做記者的話,香港一般的工資是多少?」她問。

「月薪八千到一萬吧,」我說:「最初入行、五六千也有。」

「喲!」女人作驚訝狀:「那麼少?」

大陸經濟起飛,也許她賺得比我們更多,也不出奇。

「你說的那家餐廳有多大?」

「兩千五百呎吧,」我說:「按照你們的計算,是二百五十米。」

「喲!」女人又作驚訝狀:「那麼小?」

「那開了多少年?」

「五六十年了,是個老字號。」我說。

「喲!」她除了驚訝,還陰陰嘴笑:「才五六十年,算得了甚麼老字號?」

拿了一本我帶去的書,她翻了又翻。

「怎麼都是直排的?我們看得辛苦。」

「喲!」我也作驚訝狀:「所有線裝書也都是直排的,你沒看過嗎?我想看得辛苦的不是因為直排,而是你看不懂繁體字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