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不盡的PHO

第二天又去試越南河PHO。

亞偉所說的樓上店,我聽起來,好像是在甚麼大廈中的一層,私房菜的那種餐廳。去了一看,才知道是在家大型超市的二樓,一大排都是商店和餐廳的越南中心。

走到最盡頭的那家,就是亞偉推薦的,名字叫「西貢」。

第一件事當然是叫碗「特別」,先嚐一口湯。

和「PHO 14」一樣,沒有驚喜。不像墨爾本的「勇記」,一喝湯,即刻有「咦?怎麼那麼好,從來沒試過」的感覺。

看錶,香港不是三更半夜,打了一個電話給「金寶」的吳老闆,他的親戚就住在這一區,一定知道有甚麼標青的PHO舖。

「吃來吃去,味道還是一樣的呀!」連他也那麼說,可以不用再找了。

但是友人和我都不甘心,但整個唐人街有那麼多家PHO店,哪夠時間一一去試呢?回程又經過「PHO 14」,見隔壁的那家也很像樣,第六感告訴我是不錯的,但已太飽,肚子絕對再也裝不下東西。

「明天一早又要趕去機場,沒時間了,下次來巴黎再試吧!」友人說。

雖有千般恨,卻也無奈。

翌日。下著毛毛雨。

可機亞偉來酒店迎接時,說:「飛機遲飛了兩個鐘。」

大喜,命運注定是要讓我們多吃一家PHO的。

到了「PHO 14」隔壁那家。坐下,又是一碗「特別」。牛肉河上桌,我未舉筷之前,雙手握拳作祈禱狀:「給我一碗好的吧!給我一碗好的吧!」

想起在《壹週刊》寫過一篇《為了一碗PHO》的東西,蘇美璐為我作的插圖,樣子一模一樣。

上帝開恩。湯果然不錯,是巴黎的PHO最好的,至今。

如果各位有甚麼好介紹,請賜電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