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菜

本來想試一家叫Hotel Lancaster的,後來還是決定Le Faubourg,因為以前住過,較有信心。但還是去Lancaster的餐廳吃飯,因為是新加坡美容名醫胡醫生介紹的。

一提起Lancaster我有點印象,地點就在香榭麗舍的橫巷,出入方便,而且,是英國演員Alec Guinness的到巴黎一定去住的,這在他寫的傳記《My Name Escapes Me》中提過。

餐廳食物甚有水準,尤其是那碟煎田雞腿,份量剛好,很美味。

胡醫生早有電話來關照,經理很客氣招待。我要求飯後到房間看看、他欣然答應。樓頂高,甚有氣派,是我喜歡的,但如果帶團來,也許有些人認為久未裝修,有意見。

第二個晚上去了另一家叫「Michel Rostang」的,就把Lancaster比了下去。這家餐廳是以大廚為名,本人也一直長守著,永不離開。

廚房是開放式的,據經理說當年這一類廚房很少,算他們創新,今天已不稀奇。

侍者捧出一大盤黑松菌,當今是季節。有個獨立的菜譜,都是用黑松菌為食材。我們人多,各叫幾碟,大家可以交換來試試一口。

黑松菌加鵝肝醬,本來是絕品,但我嫌太膩,還是配帶子的好吃。黑松菌切成一片片,很厚,鋪底,上面擺著一片片的帶子刺身。發現黑松菌份量雖夠,但水份失去太多,有點乾。反而做成最基本的黑松菌薯仔泥美味,加牛油打成了一塌糊塗,但香甜無比。

這裏也賣血鴨,做得比那家出名的血鴨店高超得多。鴨子的做法,還是北京烤鴨來得香,這也許是我這個東方人的看法。

到了甜品部份,開放式的廚房拉下了簾子,經理說大師只在做這幾道特別的糕點時不讓客人看到。上桌,當然有很高的水準。我有偏見,總認為法國南部那些鄉下菜,才是真正的法國菜。巴黎吃到的,還是次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