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

這時,安東的妻子忽然取出一把刀來。亮閃閃,劍氣迫人。

「是你的朋友送給我的。」她說。

哪一個?原來她指的是Sakai,《料理的鐵人》中那個燒法國菜的日本廚師,非常喜歡安東的畫,買了多幅,成為朋友。安東請他來家,試過他老婆煮的菜,驚為天人。西方學廚藝的人,有一個傳統,那就是師傅教徒弟,徒弟青出於藍時,師傅便會把自己慣用的菜刀送給他。

Sakai和克麗絲汀娜並非老師和學生,但以刀送禮,算是隆重的了。

柏林圍牆倒了之後,匈牙利也逐漸走往變相的資本主義,社會略為有錢,附庸風雅起來,為本國人的安東舉行一個盛大的畫展。

當Sakai聽到此事時,也跟著去了,還帶了一隊攝影人員去製作電視節目,安東和他們去了布達佩斯最著名的餐廳。

「蔡瀾二十多年前來的時候,是他帶的,當年我們還是窮小子,沒法去那麼貴的地方,他走進去,一叫就是五種不同的餐前酒,後來差不多把所有的菜都點齊了。」安東把往事告訴Sakai。

沒他提起,這些回憶已經埋葬。

「Sakai喜歡布達佩斯嗎?」我問。

「喜歡得不得了,尤其是匈牙利少女,在夏天她們都不穿內衣,胸部晃來晃去,看得他眼睛都凸了出來。」安東笑著說。

「對了,」我說:「正想問你,有一部叫《Gloomy Sunday》的電影,裏面那家餐廳還開著嗎?」

「照常營業,」安東說:「下次你來我們一齊去。你會唱戲裏面的那首主題曲嗎?」

我從來不展示自己的歌喉,又絕對討厭卡拉OK,今天我高唱,他們兩人附和。是人生中幸福的一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