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高

安東的畫風,是寫實的。

當今的所謂寫實畫,都是像拍了幻燈片,把形象放映在畫布上,一筆筆勾出來。安東的不同,筆觸能見,不是細描那麼簡單。

陳逸飛的作品能與眾不同,也因看得出他的筆法。不過安東不盡是畫古代人物,都是現今主題,即使是穿了時裝的少女,也以古畫中的光和影來表現,富有懷舊感。

「現在法國人生活優裕,畫畫的人都不肯下功夫去學基本功,一下子就跳進抽象畫裏,我們這些在共產主義訓練出來的學院派,幾何學、透視學等等的基礎都要打得好才算勉強及格,買畫的人看得出我們根底,和後來產生的變化,才對我的畫有興趣的。」安東解釋。

「當然啦,」我說:「那些買畫的人,都不是笨蛋。」

「這一幅是LV集團老闆訂下的。」他拿出畫著一雙皮鞋的畫來給我看。安東的題材,有很多都是畫皮鞋的,在畫室中也擺滿皮鞋和皮靴的收藏。

「你為甚麼對皮鞋那麼有興趣?」我又很直接地問,心中的話倒沒說出。

「你沒看到那種形態很特別嗎?」他說。

坐在一旁的太太克麗絲汀娜忍不住了:「胡說八道!小時候窮,買不起好皮鞋,才有這種迷戀!」

安東也只好直認,三人都笑了出來。

儘管畫有古風,顏色還是很鮮豔的,這也總是天生使然,有些個性陰沉的畫家,怎麼擠也只能擠出灰暗來。

「買畫的人喜歡甚麼,我就畫甚麼,其實從前歐洲的畫家都是這樣的,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變得自以為清高。」安東嘆息。

說得真不錯,客人為中心,畫家才生存,生存之中,藝術才產生,當然也有一生只賣一幅的梵谷,安東坦白說他自己不是當梵谷的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