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

在希斯路機場轉西班牙的Iberia航空,才能飛到目的地巴薩隆那。

雖然有兩個小時以上的轉機停留,但希斯路很大,走一大段路後還得乘巴士,又經過很多閘口,反正時間大把,慢慢來。

飛機上放了一張可以走快線Fast Line的通關的卡片,但抵一看,嘩,一大條長龍,所謂的快線,根本沒有啟用,得跟著大隊一直排上去。這一排,起碼四十分鐘,看表,開始發慌,要是再延遲,就趕不及了。

既來之則安之,這班走了搭下一班好了,反正沒有甚麼重要的約會要趕。這麼一想,通關的速度像是快了起來。

說是關,根本就是檢查手提行李罷了,到閘口再查也不遲呀,反正要在西班牙著陸才辦入境手續的,花那麼一大段時間去脫褲子放屁,真是豈有此理。

歐洲大陸之內的航機,不管是甚麼等級,也等於沒等級,並無服務可言,吃的東西只是幾片冷麵包夾肉腿和芝士,可免則免。看早報消磨時間,或者又是蒙頭大睡,是上著。

終於抵達巴薩隆那,全程辛苦嗎?也並不見得,對我這個飛慣的人,小事一件。十三個多鐘的香港飛倫敦,再有二小時飛西班牙,加上等待,幾乎花了整整一天,但如果一上機就把分秒校成當地時間,生活在彼岸,又能睡覺的話,人是精神的。

別來無恙,巴薩隆那還是那個熟悉的機場,我來過數十次,一切改變不大,中間那二十多年一剎那消失,像是昨天的事。

二月中旬的天氣,沒那麼冷,空氣清爽,走出來吸的那口煙,像是甜的。

「借個火。」長腿的西班牙少女前來,我把在日本買的那個一百円火機交了給她,看到有顆小鈕,她按了一下,原來還是個電筒,射出藍光,驚奇得不得了。我反正有幾個,送了給她,高興得在頰邊吻我一下。

巴薩隆那之旅,有了一個好開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