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珍

長途機,乘國泰的居多,這次被友人邀請到歐洲一遊,訂了維珍。

通常是夜機,午夜十一點四十五分的,等於是第二天了,經七個鐘的時差,十三日出發,十三日抵達。

維珍以前只有兩個等級,高級Super Class和經濟位,人們常開玩笑說:高級,或者沒等級No Class,亦可作無品味之意。

前半截的座位,作人字形,一排排打斜的臥鋪,像巨魚肚內的骨頭,這張椅子設計得極為複雜,伸腿的是一張小椅子。起飛後空中服務員會將臥鋪放平,才成為一張床,自己動手是做不到的。拉平成桌子的部份,也要借助於人。

換上飛機供應的睡衣,絲棉被極舒服,座位變成一個個的小繭,安睡到天明。但是如果你是個胖子的話,另當別論。

好處在於放電影的螢光幕,可以拉得很近,方便我們這些老花的乘客。

五十幾部電影的選擇,還有其他電視節目,並設有錄音書頻道,讓不能看東西的人享用,這套服務相當完整。

起飛前的候機室食物豐富,可先來一頓,上機後的飲食也過得去,但我還是拿出一個在日本買的大杯麵,豬骨湯底,要求服務員替我加熱水,她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一面吃東西一面看《傲慢與偏見》,女主角活潑,又長得極美,但整套戲拍得很悶,還比不上BBC的電視版本,當成催眠是首選。未到結尾,已呼呼入睡。

醒來走到機艙中間的酒吧和空姐聊天,當今的飛機已沒這種空間舒暢筋骨,但也比不上剛開始時的維珍,設的是一個大沙發的客廳。

英籍空姐前來問說要不要按摩服務,看她的樣子不像個專業人士,扭了腰不是鬧玩的,拒絕她的好意。

再睡再看一套戲,吃完早餐,清晨四點多鐘,抵達了倫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