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專家

除了陸離之外,我也稱得上是《花生》漫畫的專家。無他,從開始到現在數十年,沒有間斷過看它,從中又做許多研究工作,便自封了這個銜頭。

讀《花生》,常得人生真諦,多出自史諾比的對白,在周圍的人斤斤計較時,史諾比大跳其舞:「一百年後,又有甚麼分別?」

這隻睡在屋頂上的狗,一點也不刻薄自己,牠的家中地下室有個桌球室,自己玩完還不肯打掃,要勞煩牠的主人查理·布朗。

查理,綽號查克,每天開狗罐頭餵史諾比,嘮嘮叨叨地:「我希望你有一天報答我的恩惠。」

史諾比詫異:「這個圓頭圓腦的小子是誰?」

我們知道查克的父親是個理髮匠,但是我們沒有史諾比父母親的資料。史諾比生長在一個叫「黛西」的狗場,牠只有一個兄弟叫史派克。

史派克不肯被人收養,所以牠比史諾比消瘦得多,戴帽子,長著八字鬚,自由自在地在沙漠中生活,牠的相談對象是些仙人掌,對方回不回答話,史派克不在乎。

史諾比的另一個「親戚」是胡士托這隻小鳥,與其說是親戚,胡士托像是史諾比的乾兒子。為了這個乾兒子,史諾比任何傻事都肯做,甚至老而不尊地扮童子軍隊長,帶著胡士托和他的小鳥朋友們去郊外露營,當然史諾比沒有牠的兄弟史派克對大自然的認識,所以經常搞出許多迷失方向的笑話來。

主人查克是個永遠的失敗者,他感嘆:「失敗不是一切,但是有點成就是不錯的。」

不單我們愛查克,薄荷柏蒂也單刀直入地愛他,還有暗戀著他的瑪西呢。瑪西很醜,戴著度數很深的眼鏡,但她很溫柔,現實生活中,我們的周圍很多瑪西。

查克有一妹莎莉是個好面子的大頭鬼,不太可愛。

青梅竹馬的人物是露西和她的弟弟萊納斯,露西永遠彎著嘴巴抱怨天下的一切,沒有人可以阻止她的憤怒,萊納斯和查克常被她pow地一拳打得連襪子都飛脫。但是她也有一顆剋星史諾比,當她在呱呱大叫時,史諾比忽然飛出來往她嘴上一吻,露西即刻哀鳴:「我死了,我得到了瘋狗症!」

萊納斯最深得民心,他是花生眾人物中的一位智者,熟讀聖經,出口成章。正當讀者佩服得不得了的時候,毛病來了,萊納斯大力發表他的南瓜大神的謬論。但是我們還是愛他。這世上,南瓜大神當然不存在,就像聖誕老人不存在一樣。

他們有一個弟弟叫「重播Rerun」,是個可憐蟲,常被媽媽載在單車後面橫穿直撞,可見他們的母親是一個嬉皮士的人物。

配角有一出現便引起一陣灰塵的豬鍋,鋼琴家史路特、同學Violet是綁著一個髻的、Frieda是個捲曲著頭髮的女孩,常抱著隻玩具睡貓哈利。還有些露營時認識的孩子,其中有個黑人叫Franklin,但黑人出現次數並不多。基本上,作者舒爾茲並沒有種族歧視,只是他的生活圈中比較少有黑人朋友吧了。還有個戴水手帽的男孩叫Roy。

當然不能忘記查克的夢中情人紅髮女孩,她一直不出現,但也露過一兩次臉,的確長得很美,有當年朗達·法蘭明的神采。

潛伏著的人物,都是由史諾比扮演,牠時而變成在樹枝上虎視眈眈的禿鷹、草叢中突然出來偷襲的巨蟒、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飛行英雄,永遠殺不死對手紅男爵、戴黑眼鏡的公子哥兒Joe Cool等等等等,數之不盡。

一直以來,花生人物被困在四個格子之中,直到兩、三年前,作者才大膽地把四格變成三格、兩格,甚至一次過的一橫格,花生的模仿者紛紛效法,包括加菲貓。

最頂讀者不順的是,我們漸漸雙鬢斑斑,而花生人物不會老。或者許多同好不贊同,但是我還是自作主張地寫過一篇叫《長大後》的文章。

長大後,查克當回父親老本行的理髮匠,理所當然的事。性格剛烈的薄荷柏蒂忍受不了查克的婆婆媽媽,棄他而去。史路特得到音樂獎學金,做到歐洲的鋼琴家。小鎮中,露西失去情人,在眼前的只有查克,她用心理分析的那一套把查克騙去,兩人結婚。祝福他們的是做了神父的萊納斯,當小學老師的瑪西偷偷流淚。史諾比用回老招吻了她一下,瑪西抱著史諾比痛哭。

過了數年,帶小孩來理髮的紅髮女孩與查克重逢,她已離了婚,互訴往事,紅髮女孩才知道世上竟有那麼癡情的男子,和查克過了溫柔的一夜。

露西並不知情,但她熬不住單調的生活,和當了清潔公司推銷員的豬鍋離家出走。

紅髮女孩搖頭,認為查克不是重婚的對象。瑪西拍著他的肩膀:「回到我的懷抱吧,查克。」學校的牆,望著日出:「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祖·米密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