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經

從前,認為「生意」這兩個字,是骯髒的字眼。

現在自己做起生意來,覺得樂趣無窮,並不遜於藝術工作。其實做生意,也在不停地創作呀。

生意越做越好,就把這兩個字慢慢分析。哎呀呀,這一分析可好,原來「生意」,是「生」的「意識」,多麼靈活,多麼巧妙!

別的地方,做生意不易;在香港,卻是滿地的機會,等你去拾。

不熟不做,這句話只對一半。不熟不做,不是叫你除了老本行,甚麼事都別去嘗試。真正的意思,應該是對一樣東西深切地去了解之後,才去做的。

所以,要做生意的話,一定先成為專家才行。

張君默夫婦對玉石研究極深,現在賣起古玉來,頭頭是道,生意興隆。

古鎮煌賣古董錶和鋼筆等,也做得有聲有色。

這種高貴玩意兒,要看本錢才行呀,你說。

也不見得,舉的例子都不是以本傷人的,而且屬於半路出家。

不只是高檔貨,另一個朋友養金魚,養久了當然分辨出品種,這一隻打那一隻,把金魚性交當樂趣,生出了一隻新品種的小娃娃,也發了財。

工字不出頭,利用餘暇做做小生意,略為動動腦筋,先把它當成副業,再發展下去不遲。主要的是抓緊時機。而且生意不做白不做。一向主張機會像一個美女,你上前去搭訕,成功率為五十、五十;你連打招呼都不敢,那只有癡癡地望著,成功率是零。

家庭主婦也可以做生意,朱牧先生的太太辣椒醬炮製功夫一流,用的是乾貝絲、泰國小辣椒、蝦子、大蒜、火腿等等材料,請教她做法如何,她總是笑融融地:「你喜歡吃,做一罐給你好了,何必自己動手那麼麻煩?」

這種辣椒醬後來漸漸流傳於各個餐館,稱之為「XO辣椒醬」,現在已讓李錦記商品化,銷路不錯。不過,朱太太也不在乎賺這些,她在電影監督方面下功夫,照樣行得通。

方任莎莉燒得一手好菜,現在誰不認識她?做個廣告,錢照收。

灣仔碼頭北京水餃的臧姑娘,白手興家,產品打入每一家超級市場,都是我佩服的人物。

做生意的過程也有不間斷的樂趣,還能認識許多有性格的人:

第一、你先要註冊商標,那個律師長得高大英俊,簡直是做電影明星的料。

第二、商標設計,那個半商人半藝術家的傢伙,脾氣臭得很,但是畫出來的東西使你對他又愛又恨。

第三、把設計樣版拿去拍照片分色,你會發現哪一家人的沖印技術最高。

第四、分好色的菲林交給製罐廠,有位固執的中年人對印刷的要求比你還高。

第五、說明書和傳單,須要清雅又能解釋內容,不然人家拿到手即刻扔掉,寫這類文章的又是個可愛的人。

第六、宣傳,你會接觸到報紙、雜誌、電台、電視的各位做推銷的美女。

第七、出路,擺在甚麼地方賣呢?遇見的人更多了,條件一直談下去,至到雙方滿意為止。

第八、第九、第十,種種說不完的階段,走一步學一步,不盡的知識和智慧在等待你去完成。

開餐廳的友人也不少,成功的多數是先有創意,做人家未做過的菜色招呼客人。

不過做餐館發生的是人手問題,大廚子不聽起話來,苦頭吃盡。服務員的流動性,也令人頭痛。

只要親力親為,問題還是能一一解決的,「大佛口食坊」的陳湯美,自幼愛打魚,理所當然地開起海鮮館子,他能親自下廚是信心的保證,而且他拚命把新品種的海鮮給客人吃,都是成功的因素。

當然失敗的例子也不少,但是只要腳踏實地,起初小本經營,虧起本來,也不傷大雅,總比在股票上的損失來得輕,來得過癮呀。

外國流行跳蚤市場,把自己做的東西,家中的舊貨等等,統統拿出來賣。香港可惜地皮太貴,興不起來,但也逐漸有些類似的場地出現。

星期天沒事做,利用空閒,擺個地攤做小生意,和客人閒聊幾句,比打麻將還要充實。

賺到了一點錢,買架貨車改裝,成為流動的商店,去到哪裡賣到哪裡,想想都高興。

「你自己做起生意來,就把生意說成生的意識。」友人取笑我說:「那麼『商』字一字呢?『無奸不商』你又作怎麼解釋?」

我懶洋洋地回答:「『商』,商量也。『無奸不商』?那也要和你商量過,才奸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