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伴侶

有放翁癖的人,出外時隨身總帶個伴侶——成藥,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習慣?

「濟眾水」是其中之一,真是神奇的發明。

古人說良藥苦口?天下沒有一種藥比「濟眾水」更難喝的了。

別小看那一小瓶的東西,打開塞子,一口服下。啊,像一條燒紅的鐵桿直插入腸,味道苦得把整個臉上的眉、眼、鼻、嘴都皺在一起。

證明它的效力。

外國朋友問:「這麼難喝的東西,到底是用甚麼做的?」

「那是鴉片水!」面不改色地撒謊。騙鬼佬,最開心不過。

跟著把《本草綱目》引述出來,說甚麼鴉片雖是毒品,但也是最有效的醫治肚瀉的藥物等等大道理。

洋人聽了當然大點其頭,即刻信服。說也奇怪,介紹過的人服了,果然痊癒。

「濟眾水」的說明書上的成份表,只寫著包括了大黃、荳蔻、丁香、檳榔皮、辣椒、樟腦、薄荷、甘油、酒精和水,當然沒有甚麼鴉片囉。

那道辣入腸的感覺是來自藥中的辣椒吧。不然便是甘油,聽說甘油可以用來製造爆炸品的,還不厲害?至於為甚麼有效,相信是藥方中的酒精。

一次到曼谷去玩,忘記了。狂吃指天椒之後,上吐下瀉,心想要是有瓶「濟眾水」的話,早就搞掂了。結果到唐人街藥房也找不到,只有吃當地的藥丸。一點也沒有效力,弄得差些進醫院。

別以為住五星級的酒店,就可以找客房服務拿藥來,他們最多只準備點頭痛片。其他的免問,當然有些酒店會好心地派人到二十四小時服務的藥房替你找,但是買回來的多是不對辦。出外旅行,準備幾位伴侶,總不會吃虧。

到外國最容易患的是水土不服,有人迷信「保濟丸」,不過總覺它太輕微。有種瑞士出品的細小藥丸很有效,可惜從前有人吃過帶副作用的,弄得頸項硬掉。更可靠的止瀉藥,除了「濟眾水」之外,有荷蘭出品的「Norit」。

「Norit」沒有甚麼大道理,是最基本最樸實的炭片。不管食任何化學品,自古以來,活性炭是治肚患的良方,它吸收水份,並有解毒作用。

患神經質胃腸的人,常無緣無故上洗手間,吃「Norit」也很見效。

至於傷風感冒,「銀翹解毒片」不錯,但是它要在最初期徵象的時候服用,一嚴重了多吃也照樣咳嗽流鼻涕,這情形之下還是找西藥為妙。

西洋的傷風藥毛病出在吃了昏昏欲睡,駕起車來,尤其危險。

其實傷風感冒不算是病,你在倫敦為了傷風感冒去診所,還要給醫生趕出來呢。倫敦霧大,又陰沉沉,有誰不生病?

旅行時患了傷風,最佳療法並不是靠藥物,暴食暴飲好了。通常不會有胃口,但一定要強迫自己吃東西,告訴自己吃得越飽越有精力,你會發現果然如此。

需要的話,服點西藥,雖有催眠的副作用,照樣遊覽,反而有點High High的感覺。偶爾為之,比喝醉酒更過癮,是另外一種享受。

談到喝酒,在外國玩,不免喝過度,尤其是他們的餐酒,酒精度低,醉起來,真要人老命。宿醉這件事,少有藥醫,最佳治療可以喝大量的茶,喝到肚瀉,上幾次洗手間,睡個大覺,自然會好,真是廢話。頭痛欲裂時,吞幾顆「必理痛Panadol」,也不過是暫時的解決辦法。

萬一割傷流血,沒有一種藥好過「雲南白藥」了。它簡直是武俠小說中出現的追風止血散,神奇得不得了。現在已有現代化包裝的膠囊,打開之後撒在傷口上,要是血再流,便再撒,撒到看不見血為止。當然太嚴重的個案還是要即刻進醫院,又是廢話。

「雲南白藥」中還有一顆紅顏色的保險丹,聽說是留給子彈穿過身體時服用的。有沒有效不知道。總之大吉利是,還沒有這種經驗,不過各位要是去菲律賓玩,還是帶這位伴侶為妙。

喜歡吃海鮮的朋友,有時遇到奇形怪狀的魚蝦蟹,非試不可,但吃了忽然患皮膚敏感,全身發癢。那麼,名廠Bayer出品的「Incidal」最好。服二粒,即止。還是很癢,再二粒,無不見效。

說了這麼多,出門時要是全帶了,簡直是個小藥房。其實天下良藥,莫過於一瓶白蘭地或威士忌。酒能殺菌,多喝了更可以養成銅皮鐵骨的腸胃,到世界各地旅行,一點也不怕,因為你已經醉了。

隨身攜帶一個扁平的鐵樽。無時不喝,人家問你喝些甚麼,盡可回答:「肥仔水。」

忽然,我驚醒自己已經老了。

年輕時,遇友人,總談哪一個女人最好。到現在這個年紀,一見面,介紹來介紹去的,盡是醫生、藥。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