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樂趣

坐飛機,說甚麼還是乘東方人開的公司比較舒服,西方國家對於服務,怎樣也比不上我們來得細緻。

名譽最好是新加坡航空公司,他們常買新飛機,把舊的賣給印度等地方,又賺一筆。

搭星航,酒水和食物是公認的上乘,服務員不斷地為你加添。但是,整架飛機中,空中少爺好像比空中小姐來得多,在電視廣告裡的「新加坡女郎」的美貌少見,代之的是笑融融的少男,應該是受女乘客歡迎的,男乘客也會喜歡,要是你有這方面的樂趣的話。

相反地,中華航空公司充滿了空中小姐,穿起旗袍來著實好看,但是她們的服務,對鬼佬好一點,對自己人就差多了,這當然只是我個人的印象,並不代表大眾。

有個時期,傳說空中小姐都是高幹的子女,要不然不能擔保她不會協助劫機者飛到大陸。高幹子女服務態度散漫,狗眼看人低等等的惡評如潮,但我相信事實已非如此。台灣經濟高飛,誰肯去做空中女侍應?

我親身的經驗是吃飯時只有雞和蝦兩種選擇,客人要蝦沒有,我去洗手間時經過,看見她們在吃蝦。

還有,華航的報紙和雜誌讀物,比其他航機都少,幾份薄薄的報紙罷了,雜誌以機內刊物的《華光》為主,另外有《讀者文摘》的中文版等,非常貧乏。與舊時美好的《Cat》有天淵之別,令人懷念從前。

好處是華航的長程航線中,早餐有粥吃,是別的公司沒有的服務,而且,飛東京時降落在羽田機場,可以避過成田機場的長途奔波。

很多朋友喜歡日航,我卻沒甚麼好印象,覺得空中小姐雖然都禮貌周到,但假得出面,變成了冷冰冰。吃是好的,尤其在由美國飛東京那一程。要是你叫日本餐,不但種類豐富,連食器也講究。湯碗見底中的花紋和浮在表面的蔥等,簡直像一幅繪畫的構圖,充份表現他們食的文化,看得鬼佬連連低嘆。

沒有甚麼人愛乘美國機,空中小姐有工會支持,不容易炒魷魚,所以小姐漸漸地步入中年,變成太太,再由太太成為老太婆。酒水的供應並不高級,美國人不懂甚麼叫XO的居多,航空公司的老闆也不例外。

現在聯合航空飛東南亞的線路上,用了很多新加坡服務員,令人有坐了星航的錯覺,我最愛乘他們深夜抵達星洲的線路,一大早又飛回香港,節省了不少時間,食物和服務的好壞,已不重要。

英航的廣告,有一端莊、親切的服務員,但親自一乘,空中小姐與泛美的一樣老,親切倒是親切的,一切中規中矩,準時是它最大的優點。

另一家英國航空公司叫「處女Virgin」,就好玩得多。它標榜著「快樂航線Fun Airline」的字號,飛機頭畫著穿比基尼的橫臥美女,像第二次世界大戰轟炸機的標緻,它只有兩個等級:高級人士Upper class和中層人士Middle class。航機中不斷地播送MTV音樂,空中小姐年輕,穿著隨和,搖搖擺擺地招待客人暴食暴飲。

西班牙的伊比利亞Iberia航空也很友善,紅酒是一流的,空中小姐態度輕鬆,當工作是樂趣。抽起煙來,比客人還要兇狠。她們多數來自南部的安達露西亞地區,熱情得很,如果她們要在歐洲的另一個都市停一夜,又和你談得來的話,有時會主動約你吃晚飯。

南斯拉夫航空的小姐多數高大,古古板板地,說是高幹子弟的話,我絕對相信,在南斯拉夫沒有裙帶關係,也難找到空中小姐一般的所謂高尚職業。

廣告中,瑞士航空公司的食品一盤盤地排列,打著吃得最好的招牌,坐過之後發覺名副其實,食物豐富,只是不大合東方人的胃口。

說到吃,以為印度航空公司一定有好咖喱。但有一次乘坐,看菜單,只有魚和牛肉兩種選擇,西餐做法,一點也不辣。

服務和吃皆佳的是泰國航空,泰國女人的溫柔體貼是傳統的,她們對招待客人的親切態度是自然的,毫無自卑感或自大狂。香檳是用最好的那個牌子,不像別的航空公司用酸得穿腸的次貨,每一次坐泰航,都沒失望過,可惜他們航線和班次都不多。

坐過沙地阿拉伯的航機,有咖喱吃,酒也不錯,服務更沒話說,只是四周乘客,個個長得像侯賽因,有隨時拿出手榴榴彈機關槍的感覺。

如果你問我最喜歡坐哪一家的飛機?我的首選還是國泰。

香港這個國際性的都市,國泰航空像是無處不飛,最近還開了一條到南非的航線。

國泰的服務像香港人一樣,效率極高,乾淨利落,沒有甚麼假動作,起飛著陸四平八穩,尤其是飛回啟德,國泰機師最為拿手。

吃喝方面,它曾得到最佳機內食的獎狀,但近來全球性經濟不振,已差了一點。

最高興看到的是國泰的報紙和雜誌,有《明報》、《東方》、《信報》、《成報》和《星島》,雜誌有《明報週刊》和《壹週刊》,外國去久了,回香港時乘國泰,第一件事就是拿它的報紙和雜誌狼吞虎嚥,那種樂趣,非筆墨能夠形容。

有一次寫過一篇批評它的機內食的文章,《壹週刊》就從此銷聲滅跡,國泰的行政人員,做人沒有自信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