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帶

西裝中的領帶,和袖口的三粒鈕扣一樣,一點用處也沒有。

領帶不可以當餐巾擦嘴,綁住頸項,唯一實際用途,是給八婆們拖著走罷了。

選擇、購買、配色的過程,倒是樂趣無窮的。

西裝已被全世界接受為男士的基本服裝,領帶是必需品,買了一套西裝,選一條領帶的觀念,已經落伍。看中了領帶,再襯西裝才對。

走進領帶商店,數百條數千條,看得眼花繚亂,但是應該挑選的,是第一次進入你眼中的那一條,要令你慢慢地考慮,還是不買為佳,購入後也不會喜歡的。

穿淨色的西裝,適合配一條彩色繽紛的領帶;反之,有條紋的外套,就襯單調的領帶,這是第一個原則。

甚麼領帶才是最好的領帶?

首先,一製數千條,同樣花款的領帶,絕對要避免,第二,質地不能太差。

上等領帶並不一定是名牌貨,但是與其買條便宜的,不如投資在貴一點的。高價領帶多數用人工挑線,綁了又綁,一掛起來還是筆挺,和新的一様,一用十多年。

便宜領帶結了一次,縐紋遲遲不退,用過數次,已經像條隔夜油炸鬼,到後來,丟掉的領帶加起來的錢,比一條好領帶還貴。

名牌領帶有它的好處,Mila Schon,品質最高,尤其是它的雙面領帶,用上一生一世,永不舊廢。旅行的時候,帶上兩三條,便可以當六條來用,但是價錢也要雙倍之多。可能是太過耐用,近來已經不常見,同廠出品領帶,特色是它的邊,不管多花喱花綠,邊總是淨色,這個構思由雙面領帶創造,雙面領帶因不能摺疊,所以只有用暗線內縫,有條隱藏著的邊。有邊的Mila Schon領帶,價錢比一般的貴,但質地水準降落,已不堪結了。

Dunhill的西裝值得穿,可是它出產的領帶設計保守不算,料子用得太厚,不是上品。Lanvin也有同樣毛病,花樣倒是活潑了許多。其他名牌如Chanel、YSL、Nina Ricci、Celine等等,偶有佳作,平均起來,皆水準不高。

最鮮艷最醒目的是Leonard領帶,它有一系列的花卉設計,帶點東方色彩,給人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價錢不菲,但是這種領帶只能結一次,第二回就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料子多好,也沒有用了。

也有人喜歡結領花而不愛打領帶,但是領花總帶給人一種輕浮、好功喜大的感覺,有位出版界的朋友就一直打領花,而且是用領夾的那種,看得極不舒服。

領花只適合在穿踢死兔晚禮服時打,但是不宜太小,領花一小,人就顯得小裡小氣。

領帶針曾經流行過一陣子,現在已經少人用這種小裝飾,偶爾用之還是新鮮,但是橫橫地來一條金屬領帶夾,就俗氣得很,高貴的有種珍珠針,扣在後面,領帶前兩顆簡簡單單的珠,蠻好看的。

和西裝的領子一樣,領帶的大小最好不要跟流行,關刀一般的領子和領帶,一下子就消失,細得像條繩子的也只在六十年代中出現過一陣子。適中的領帶,永遠存在下去,只要有西裝的一天。

男人的品味,從一條領帶便能看出,當然這不是價錢問題,非名牌的領帶,質地好的也很多。基本上,不要太過和西裝撞色就是了,沒甚麼大道理,但連這種小節也不注意,穿牛仔褲去好了,別裝蒜。要預防結大青大綠領帶的男人,這種人俗氣不算,還很陰險。

買領帶也不全是男人的專利,女人買領帶送男人,也是種學問。通常看男友喜歡穿甚麼顏色的西裝,就買條顏色相近的送給他好了,要是他喜歡你,皺得像條鹹魚也照打,不然Mila Schon看起來也討厭。

最高境界是當年上海的舞女,她們會叫火山孝子為她們做旗袍,冤大頭以為旗袍算得了幾個錢?一口答應。哪知一看賬單,即刻暈掉,原來她們做的旗袍雖然只是普通的黑色綢緞,不過一做就是同樣三件的早、中、晚穿,繡的是一棵攻瑰,早上花蕊含苞,中午略露花朵,到了晚上的那件,卉花怒放。

男人正要抗議之前,舞女說還有件小禮物送給你,打開小包裹一看,原來是三條同樣黑色綢緞的領帶,繡著早中晚三款相同的玫瑰的花朵,用來陪著她上街結的。火山孝子服服帖帖地把錢照付,完全地投降。

挑選領帶還有一個定律,那就是夏天要輕薄活潑的,冬天不妨厚一點,沉著一點,綿質和毛織的都能派上用場。一反此定律,不但不美觀,還熱個半死。

厚料子的領帶,不宜打繁複的「Windsor結」。它要三穿一縛才能打成,一打Windsor結,結部便像個小籠包,只能打簡便的「美國結」,話說回來,Windsor結打起來是個真正的三角形,實在好看,但是現在的人,已經沒有多少人會打。

當然,穿慣牛仔褲的,連美國結也不會打的人也不少,只有求助於旁人。也有人只會替別人打領帶,自己不會打。這種人,多數在殯儀館工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