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褲

小時候穿開襠褲,隨時就地解決,快活逍遙。唯一缺點是給蚊子叮,還有鵝子鴨子看見了也不放過,追上來當蟲啄,簡直是惡夢。

到幼稚園便得穿短褲了。母親還是不肯給你做條底褲,蹲下來由褲襠露出一小截,不太文雅,但是又何必在乎?

第一次穿底褲便以為自己已經是大人,驕傲得很。最初的底褲是件雙煙卣,穿了起來,小弟弟不知道應該放在左邊,或是右邊,迷惑了好一陣子。

開始有緊束的冒牌Jockey三角褲時,已知道夢遺是怎麼一回兒事,朋友叫它畫地圖。小夥子精力充沛,畫起來是五大洲,但覺難為情,半夜起身,把弄濕的底褲擲在床底下,繼續糊裡糊塗睡去。

第二天醒來,記起窘事,想偷偷地拿去洗。一看,哎呀呀!惹了一群螞蟻。他媽的,大膽狂徒,竟然前來吃我子孫,立刻捕殺。

唸到初中,學校裡的制服難看死了,逃學到戲院之前,先進洗手間換條新款長褲,看電影時更當自己是男主角,不可一世。

當年穿的是模仿貓王的窄筒褲,買的都不合身,多數嫌太寬,只有求助裁縫師傅,指定要包著大腿,一吋也不多不少,穿了上來也不怎樣像皮士禮,至少褲中那團東西沒人家那麼大。

料子是原子絲的確涼,拍起照片來亮晶晶反射,下半身像外星人。

原先在褲襠外有四顆鈕扣,後來改為拉鍊,剛穿時不習慣,小解後大力一拉,夾住了幾根毛,或者頂尖上的一小塊皮,痛得涕淚直流,大喊媽媽。

跟著講究疊紋。老古董褲子一共有四條摺,疊紋是向內摺的。新款一點的向外摺,而且已經改為兩條疊紋。最流行的還是學美軍制服的,一條疊紋都不用。右邊的褲耳下有個小袋子,已經不是用來裝袋錶,學會交女朋友之後,袋中可裝另外一個橡皮袋,真是實用。

皮帶漸漸地消失,用的人很少,但褲子照樣有五個褲耳,不穿皮帶時露在外面,一點用處也沒有。褲扣多出一條長布條,穿皮帶時蓋住,也一點用處也沒有。

褲腳是摺上的,經常有砂石掉到裡面去,有時不見了一個五毛硬幣,也偶然在摺疊處找得回來。人們嫌麻煩,裁縫師大刀一剪,褲腳平了。以為追得上時代,哪知古董時裝雜誌上早就有平褲腳出現過。

喇叭褲是七十年代的寵物,褲腳越來越闊。但是名牌貨給某些人糟蹋掉,穿上之後覺得太長,喇叭褲子的褲腳被剪,變成不喇叭。

褲腳變本加厲地闊,闊到遮蓋住鞋子,配合上四吋的高跟鞋,矮子們有福了,可惜這款子的褲子只流行一兩年,又被打回原形。

最不跟時代改變的只有牛仔褲。大家都穿牛仔褲,穿到現在還是樂此不疲。但是牛仔褲不是人人穿得,要有一點點的屁股才行,梁家輝穿起來好看,其他平屁股的男人穿了就不像樣。

牛仔褲最好配襯皮靴,像占士甸穿的那種,帥得不得了,試想穿上普通皮鞋或是運動鞋,翹起腳來露出一截白襪子,是多麼煞風景的事。

你一條我一條的牛仔褲,大家一樣,就成為了制服。人們求變,在牛仔褲上繡起花來,又釘上亮晶晶的鐵片,或者貼上一塊黃顏色的圓皮,畫著一個笑嘻嘻的漫畫。有些人更把褲腳撕成線,走起路有兩團東西在跳草裙舞。

這一個時期,杳港人錢賺得最多。全球百分之六十的牛仔褲都是Made In Hong Kong。

法國人意大利人看得眼紅。生意都被你們這班細眼睛的黃種人搶光,那還得了!他們絞盡腦汁,結果給他們想通了,利用雅皮士愛名牌的心理,他們生產了庇亞·卡丹牛仔褲、仙奴牛仔褲、狄奧牛仔褲。

香港怎麼辦?也大不了甚麼,名牌貨還不是照樣在香港大量生產?而且香港人照樣做名牌,賺個滿缽。

時裝的變遷永遠是循環,可笑的。

有一陣子又流行回四條向內摺疊的褲子了,正當群眾花大筆錢去買名牌時,你大可以到國貨公司去找舊貨,包管老土創時髦,而且價錢只有十分之一。

世紀末的今天,時裝已越來越大膽了。你沒看到報紙和雜誌上經常刊登露出兩顆乳房的設計嗎?

女人暴露過後,男人跟著暴露,也許有這麼一天,男人流行回穿開襠褲。這也好,女人一目了然地審定對方的條件,不必太花時間。

在這一天還沒有到達之前,男人褲子一定會流行拿破侖式的窄褲子。大家都像舞台上的芭蕾舞舞蹈員。

這時候,女性墊肩的潮流剛剛完畢,大家都把那兩塊樹膠肩丟在地上,男人偷偷地把它們撿起來,塞在大腿之間,要不然,誰敢上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