恤杉的煩惱與樂趣

襯衫,又叫恤衫,樣子很端正;領子、袖口、中間整齊的一排鈕扣,最滑稽的是在不穿褲子的時候看上去,前面兩片翼,後面圓圓的一大塊廢布,樣子古怪得很。

當然也不能全說是沒有作用,它是做來防止恤衫由褲子裡拉出來。可是老人家不懂這個道理,所以看粵語殘片的時候,就有母親用剪刀剪下來當手帕的場面出現,現在想起來真好笑。

六十年代的民生窮困時期,恤衫料子真差,領子和袖口永遠皺皺地,怎麼燙也燙不直。當年要是擁有一件「雅路Arrow恤」,已經當寶了。

不過外來貨的恤衫不是領子太大就是袖口太長,要買到一件合身的可真不容易,胖子、矮子更不必夢想。

大家唯有訂做恤衫了。那時候手工便宜,訂做就訂做,沒甚麼了不起。現在呀,連工帶料,做一件不上千不算上等貨,訂製恤衫,已是種奢侈了。

目前現買的又便宜又好,一件七、八十塊的可穿兩三年不壞,同樣的恤衫,在袋口邊繡上個名牌的假貨,就要賣一百二十。

一百二十的也不一定是假,同樣料子,同樣手工,外國名牌在香港大量生產,拿到外國去,就要賣一千多塊,貴個十倍。

名牌的追求,由上述的「雅路恤」開始,進步一點,就是「曼哈頓」了。

但是時裝方面美國人總打不過歐洲。生活水準一提高,人們都爭買「庇雅·卡丹」。

「卡丹」這個廠本來蠻吃得開,後來甚麼東西都出,連香檳也安上這個名牌。貨品大受歡迎之後,開始在大陸大量生產,便不值錢了。

目前所有名牌都出恤衫,「仙奴」、「麗娜·李奇」、「路易·左丹」、「Polo」等等等等,數之不清,但是並不是每間名牌的貴恤衫都好穿,像「登喜路」,他們的西裝雖然做得很好,恤衫就一塌糊塗,領子袖口洗後變型,又回到皺皺地時代,剛剛學穿的那一件的樣子。

自古以來,恤衫的變化並不大,最多是領子,長的、短的、鈕扣的。

有一陣子,為了防止領子皺,還在領尖裡面插了兩枝塑膠籤枝,相信還有些讀者記得。

考究的時候,領尖各有一個小洞,可用一管金屬的領口針穿起來,但是這種設計現代人嫌麻煩,已經被淘汰了。

配「踢死兔」的恤衫最為醃尖,領子是尖尖地蹺著。

「到底領花是應該結在領尖的前面,或是後面呢?」這是一個大家都在討論的問題。

八卦週刊常刊登甚麼Ball中的甚麼甚麼所謂的公子穿著踢死兔,有的把領花將領尖壓一魘得扁扁的結在前面,有的把領尖弄成兩個三角型遮住領花,誰對誰錯?

都錯。

領花應該獨立地結著,而領尖應該略略彎彎地蹺在領花的前面。這個彎,大有學問,彎得不好,便是一片三角貼在頸項上,所以要完美地弄一個彎,須用一塊薄如刀片的小燙斗,烘熱了以後慢慢地把領子燙成一個理想的角度,才合標準。

鈕扣當然不能用普通的,金屬和鑽石的鈕扣太過俗氣,金屬底,黑石面的較佳,有套古董「登喜路」的鈕扣,袖鈕是兩個袖珍的錶,還算過得去。

恤衫的料子也佔重要位置。

最普通是綿製的,本來不錯,但不及絲那麼輕柔地撫摸你的膚肌。

絲製恤衫很貴,也很難燙得直,混合絲比較容易處理,但已廉價得多。

最高境界是穿麻。中國人以為帶孝才著麻,西方人才比較會欣賞。沒有一種料子比麻的感覺更好更舒服,一旦學會穿麻的恤衫,就上癮,其他料子都不肯穿了。

麻易皺,可買同樣大小顏色兩件,上午和下午換來穿,才算得上考究。

至於「的確涼」,唉,別提了,一流汗便像膏藥一樣地貼住身體。混合了腋下狐臭,哎呀呀,我的媽,三呎之內,薰昏死人。

話說回來,甚麼恤衫都好,二三十塊一件,穿在有自信心的人的身上,和三四千一件的沒有甚麼不同。

天下最好的恤衫,是一件乾淨和挺直的恤衫。

有顏色的恤衫要和西裝及領帶襯色才行,不然乾脆穿白恤衫。

白恤衫最大的敵人是女人的口紅。

請別嘗試用牙刷塗牙膏去刷,絕對無效。

唯一辦法是捱到天亮舖子開後買一件新的同牌貨更換,恤衫領子上的口紅,是永遠永遠洗不掉的。

也許可以將恐懼化為生財之道,設計一件印有女人口紅的恤衫,賺個滿缽,一樂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