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西裝的學問

西裝,已經被公認為國際性的男人衣服,不管甚麼國家穿甚麼傳統衣著;西裝,總是最正統,最被大眾接受的。穿上一套整齊的西裝,是對對方致敬意,成為一種禮貌。

自從西裝發明以來,變化並不太大,考據起來是十八世紀開始的,將永遠地流傳下去吧。

基本的結構是上衣和褲子,裡面穿著襯衫,打條領帶,即成。

上衣有時三粒鈕扣,有時兩粒。大關刀領子的雙排扣西裝則有四至六粒鈕。兩邊袖子上各有一排鈕,一、二、三、四粒不等,但是一點用處也沒有,據說是防止人家拿袖子來擦嘴,但這個理論有點疑問。不過,高級的西裝,袖子上的鈕是應該可以扣上或扣除的,如果只是釘上去做裝飾,那麼這件西裝好極有限。

隆重一點的場合,可穿三件頭的西裝,背心的布料當然和西裝相襯,但也限於前面,背面要是也用西裝布,就顯得臃腫了。

領子大有學問,有時流行闊,有時流行窄,適中的衣領,永遠不跟流行,可以一直穿下去,是最佳的選擇。從前盛行由上海師傅或廣東師傅手做西裝,前者的手工費要比後者貴一倍,但當今已經不再請裁縫做西裝了,道理很簡單,本地裁縫的西裝,經摺疊,領子便出現皺紋,久久不退。歐洲做的西裝,經油壓處理,領子永遠是挺直的,就算夏天熱了脫下來在手臂上,有點皺痕,但是穿一陣子,或掛起來,領子便很快地恢復原狀,所以現在大家都去買西裝,中國裁縫剩下沒有幾個。

但是在歐洲,手製西裝還是最高貴的,各個名廠都可以為客人度身訂製,當然,價錢要比買的至少貴出一倍以上。

手工方面,意大利人做得又好又便宜,所以名廠只負責設計,在意大利裁剪,英法西裝的後領,都有「意大利製造」的文字。

瑞士的手工也不錯,價錢比意大利貴,Ermenegilpo Zegna牌子的西裝,多是瑞士製造的。

其他法國名牌如Dior、Hermes、Lanvin、Channel等,都是意大利手工。

英國Dunhill西裝最傳統了,他們的深顏色西裝不太改花樣,近年只在衣扣上有個新設計罷了。Dunhill的西裝不厚不薄,四季可穿,價錢不便宜,但物有所值。

看起來,所有廠家的西裝都是一樣,但穿起來就不同,有些公司的肩是斜的,高瘦的人穿起來就不好看,斜肩西裝只適合運動家型的男性穿。

買西裝並不一定合身,袖子的長短是最大的問題,每家名牌店都有專用師傅會為你更改,長短不是把袖口切掉;這一來,鈕扣的位置就不對了;長短是在連肩的部份改的。

整件上衣分Long Cut、Short Cut,前者適合高瘦的人,後者為矮子而設。

背部長得畸形的人可以由中間放開或收縮,這也大有學問,一件名貴的西裝,要是經過一個下等的師傅一改,就泡湯了。

褲子是留著褲腳,依客人的腳長摺縫。褲頭也可以收放,但是多少限於一吋左右。太大太小,都不能超過一吋,否則便要換一個號碼的尺寸才能穿得下。

便宜的西裝幾百元到千多元就能買到,貴的萬多,很少超出兩萬的,和女人的衣服比起來,男人還是著數。

買西裝的秘訣在於其料子上乘,不跟流行的話,乘每年兩三次的大減價去買好了。每年添個一兩套,累積起來,已經夠穿。不過也有條件,那便是不能吃得太胖,否則所有西裝都穿不下去,便要花費了一筆錢去買新的。

不管你怎麼討厭穿西裝,但是一穿起來,整個人不同就是不同,只要身材不是太肥或太瘦,穿起西裝,總是莊重,好看。

中山裝由西裝變化而來,但也比不上西裝漂亮,否則中國的領袖們就不會改穿西裝了。

不肯穿西裝的是鄧小平,沒有辦法,他太矮了。

胡耀邦起初也不會穿,他的襯衫領口大得可以把一隻拳頭放下去,後來才注意到這點,改了過來。

趙紫陽是副穿西裝的架子,他的西裝相當地完美,穿起來不比西洋人差。

許家屯剛來港的時候,西裝也很土,後來漸受薰陶,才有型有款。

一般在大陸的領導都要出席記者招待會見人,他們一坐下,背後的領子部份便拱出一團布料來。這是西裝共同的毛病,習慣出鏡的人會在坐下來之前把上衣衣背一拉,用屁股壓住,就不會出現怪現象,但也不能拉得太下,否則露出一截白襯衫,就難看了。

郭豐民的西裝不管怎麼拉,他一定拱出一塊,不過不是西裝的錯,是他的背駝。

李鵬穿西裝,褲子永遠太短,坐在大椅子上,腳沾不到地,露出一截和西裝顏色不襯的白襪。唉,再教他一百年,也不會穿西裝,究竟,西裝是做來給人穿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