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縱的哲學

「享受人生的快樂,由犧牲一點點健康開始。」尊·休士頓說。

這個人放縱地過活,但是八十多歲才死。所謂的犧牲一點點的健康,並非一個致命的代價。

大家都知道自由的可貴,但是大家都用「健康」這兩個字來束縛自己。

看到舉重的大隻佬,的確健康,不過這個做運動的人總不能老做下去。年齡一大,自然緩慢下來。到時他那堅硬的肌肉開始鬆懈,人就發胖。為了防止這些情形發生,他要不斷地健身。試想看到一個七老八老的人全身還是那麼一塊塊的肌肉,和隆胸的婦女,有甚麼兩樣?

又有個朋友買了一棟有公共游泳池的公寓,天天游,結果患了風濕。

注重健康,說得難聽一點,就是怕死。

煙不抽,酒不喝,甚麼大魚大肉,一聽到就搖頭。

好,誰能擔保不會有個人,二十多歲就患肺動脈血壓高?哪一人能夠膽說自己絕對不會遇上空難、車禍、火災、水氾和高空擲物?

想到這裡,更是怕死。

怎麼辦?唯有求神拜佛了。

迷信其實不用破除。信仰是種藥,來保持人類思想的健康。

思想的健康比肉體的健康更加重要。

一個人如果多旅行、多閱讀、多經驗人生的一切,就不當死是怎麼一回事兒了,這個人絕對在思想上是健康的。

思想健康的人一定長壽,你看那些畫家、書法家、作曲家,老的比短命的多。

當然不單單是指做藝術工作的人,凡是思想健康的,不管他們出的是好主意還是壞主意,都死不了。你沒有看到中國的那幾個抽煙的老人皇帝嗎?

總認為人類身體上有一個自動的煞車器,有甚麼大毛病之前,一定先感到不舒服。如果你精神上健康,一不舒服就不幹,便不會因為過度縱慾而病倒。

喝酒喝死的人,會是為了精神不正常,像古龍一樣的人,明明知道再喝就完蛋,但是還是要喝下去,也許是他認為自己是大俠,也可能是活夠了,覺得這個世界沒有甚麼鳥事是新鮮了。

吃東西吃死的例子倒是不多。

甚麼膽固醇,從前哪裡聽過?還不是照樣活下去。

也許有人會辯論說那是因為幾十年前,社會還是困苦,人沒有吃得那麼好,所以不怕膽固醇過多。精神健康的人也不會和他們爭執,你怕膽固醇,我不怕膽固醇就是了。近來已經有醫學家研究出膽固醇也有好的膽固醇,和壞的膽固醇。我們只要認為所有吃下去的東西都是好的膽固醇,不亦樂乎?那些怕膽固醇的人,失去嚐試到好膽固醇的享受,笨蛋。

略為對暴食暴飲有節制,不是因為不想放縱,而是太肥太胖,畢竟是不美麗。

科學越發達,對人類的精神越是傷害,現在的醫學報告已經達到污染的程度。

最近研究出喝牛奶對身體無益,打破了牛奶的神話。當然早就說吃鹹魚會致癌,好,就不吃鹹魚。又聽到雞蛋有太多的蛋白質。甚麼吃肉只能吃白肉而不吃紅肉等等,唉,大家不知道吃甚麼才好。

吃齋最有益,最安全,最健康了。吃齋,吃齋。

你以為呢?蔬菜上有農藥,吃多了照樣生癌!

醫學家建議你吃生果水果之前洗得乾乾淨淨。心理上有毛病的人,把它們都洗爛了才夠膽去吃。有些醫生還離譜到叫你用洗潔精洗蔬菜和水果,體內積了洗潔也患癌,洗潔精用甚麼其他精才能洗得脫?

已經證明維他命過多對身體不好。頭痛丸有些含了毒素,某種瀉藥吃了會大頸泡,鎮靜劑安眠藥更是不用說了,吃了之後和鴉片海洛英沒有分別。

算了,吃中藥最好,中藥性溫和,即使沒有用也不會有害,人參燕窩,比黃金更貴,大家拚命進補。但是有許多例子,是因為補過頭,病後死不了,當植物人當了好幾年還不肯斷氣。

植物人最難判斷的是到底他們還有沒有思想?如果有的話,那麼他們一定在想,早知道這樣,不如吃肥豬肉?吃到哽死算了。

肉體健康而思想不健康的人,就會出禁這個禁那個的餿主意。這些人終於會失敗。像美國禁酒失敗一樣。現在流行禁煙了。人類要有決定自己生死的自由,才是最高的法治,雖說二手煙能致命,但有多少例子可舉?

製造戒律的人,都患上思想癌症,越染越深,致使「想做就做」的廣告也要禁止放映,是多麼地可怕。

煙、酒和性,不單是肉體的享受,也是精神上的享受,有了精神上的儲蓄,做人才做得美滿。

讓你在身體上的有個一百巴仙的健康吧,讓你活到一百歲吧,讓你安安穩穩地坐在搖椅,望向遠處吧!但是腦袋一片空白,一點美好的回憶都沒有,這不叫健康,這叫懲罰。

快點把那本撈什子的《Fit for Life》丟進字紙簍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