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之旅(三)

MEILO SO插圖

火車維持當年的優雅,座位寬大舒服,從窗口和天窗可以看到一路的雪山,車尾有個露天的瞭望台,要抽煙也行。餐卡最為高級,白餐巾、銀食器,紅白餐酒任飲,食物則不敢領教。

山路上有眾多背包旅行者,這是出名的印加路線,要走四天才上得了山。也有高級的,途中設營帳,供應伙食和溫水沖涼,趁年輕去吧,我這種老傢伙還是乘坐東方快車較妙。

兩三小時後到達馬丘比丘的山腳,四處有購物區,但大家已心急爬上去看,等回程再買。

這時才發現遊客真多,很久以前的調查是每年四十萬,現在不止。好在我們有先見之明,訂了一輛私人小巴士,不必排隊,即刻上車。

這條山路可真夠嗆,回字夾般地彎彎曲曲,有的由你那邊看到一落千丈的懸崖,有的是我這方的。路不平,司機拼了老命瘋狂飛車,害怕的人是吃不消的,經過不丹的山路就不擔心了,導遊說他們一天來回幾十次,從來沒有發生事故。

四十分鐘之後終於到達山頂,看到其他車的遊客,有些一下車就作嘔。

山頂也擠滿人,這裡的唯一一家旅館,也是BELMOND集團經營,甚為簡陋,但我們得在半年前訂,才可以住上兩晚。

門口有幾棵曼陀羅樹,開滿了下垂花朵,此花在倪匡兄三藩市的老家看過,說是有毒。進了門,有兩間餐廳,旅館這邊的較為高級,另一頭的大眾化,有自助餐供應,都擠滿了人,整間旅館只有三十一個小房間,我們的有陽台,還不錯。

放下行李,心急地往閘口走,又是長龍,門票也不便宜,導遊帶我們直接走進去,省了不少時間。這次由好友廖太太安排,一切是最好的,還細心地請了兩個導遊,年輕人由其中一個帶頭,可以直接前進,另一個留着給我這個老傢伙,慢慢爬山,要花多少時間都行。

上幾個山坡,馬丘比丘的古城就在眼前,第一次看,不得不說非常壯觀,在這深山野嶺,有這麼一個規模巨大的部落,是凡人不能想像的,景觀令人震撼。

這就是漫畫中形容的「天空之城」了,所謂世界七大奇觀,只是一堆廢墟,另有數不完的梯田。說是很高嗎?又未必,只有海拔兩千多米,還低過剛抵達的古斯科城。

說古老嗎?也不是,馬丘比丘建於十四世紀中期,是我們的明朝年間,由印加王國權力最大的PACHACUTI國王興起,西班牙人入侵後,帶來的天花,毀滅了整個民族,馬丘比丘也跟着荒廢,至到一九一一年才由美國人HIRAM BINGHAM「發現」,其實山中農民早就知道有那麼一個地方,太高了,不去爬罷了。

老遠來這一趟,還得仔細看,導遊細心地指出這是西邊居住區、栓日石、太陽神廟、三窗之屋,等等等等,慢慢地又走又爬,並不辛苦。

進口處,只是一個小石門,並不宏偉,但從石頭的鋪排,可以看出印加文化中對建築的智慧,幾百斤到上噸的石頭,怎麼搬得上去?一塊塊堆積,計算得天衣無縫,一定是外星人下來教導的。

「馬丘比丘MACHU PICCHU這個名字是甚麼意思?」我問導遊。

回答說:「一般人以為一定是甚麼神秘的意義,其實我們的語文,不過是指一個很古老的山罷了。」

「這裡住過多少人?」

「根據住宅的面積,最多是七百五十個左右。」

「用來祭神的?有沒有殺活人?」

「歷史都是血淋淋的。」

「那麼為甚麼甚麼地方都不選,非要在這個高山建築不可?」我最後一個問題。

「傳說紛紜,沒有一個得到確實。」他老實地回答。

我自己有一套理論:一般的印加人都要往高山住去。那是因為他們受過河流氾濫的天災之苦,覺得愈高愈安全,道理就那麼簡單。

不管是對是錯,到了古斯柯高原,又一路觀察建築都在高處,也許沒有說錯。

第二天又要爬山去看日出,但烏雲滿天,唯有作罷。在旅館中靜養,感受天地之靈,到了深夜,走出陽台,看到的滿天星斗,印象深過這個古蹟。想起東坡禪詩:「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及至到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下山時,又是大排長龍,遇到三位唯一的香港青年,是不乘飛機,是走路或乘車來的,真佩服他們。本來包了車,可以送他們一趟,但有些等得暴躁的美國八婆,見我們的車子有空位,想擠進來,司機不理會,她們不明白有錢老爺炕上坐的道理,拼命地打拍車門,也就急着走了。

到了車站,再乘數小時火車,終於到達古斯柯的旅館PALACIO NAZARENAS,這個美輪美奐的酒店,令我們有又回到文明世界的感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