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之旅(二)

MEILO SO插圖

飛古斯科COSCO的客機很小,一律經濟艙,擠滿了人客,當然也不至於電影中那麼帶雞帶鴨入座,是由當地最大的航空公司LAN經營,買的飛機並不殘舊,但因為高山氣流,一路搖搖晃晃,非常難受,好在只是三個小時,怎麼忍也得忍下去。

一下機,腳像站不穩,說不怕高山症,是否有點反應?口很渴,在關閘內有一小店,大家望着古柯二字,是做毒品古柯因的原料,這裡公開販賣。

西諺說到了羅馬,就做羅馬人的事,有古柯喝,當然要試試了。檔口有一大塑膠袋,裝滿了曬乾的古柯葉。給個兩塊美金,就可以任抓一把,放進杯中,小販為我加滿熱水,叮嚀:「要等到葉子變黃色,才好喝。」

拿着那杯古柯葉水,心急地等待,好歹顏色一變,喝進口,沒有甚麼味道,當地人說可以醫治高山症,又不會疲倦,肚子也不會餓,當寶。

對於我這種抽慣雪茄,喝慣濃茶的老槍,一點反應也沒有,也許是要生吃葉子才有效,就再抓一把放進嘴裡細嚼,有點苦,像吃茶葉,但絕對不像他們說的那麼神奇。當今,秘魯商人已經把葉子做成茶包,方便售賣,這麼一來,更無神秘色彩了。

古斯科是印加帝國的首都,全盛時期遍地黃金,被西班牙人侵略後搶劫一空,整個古文化也跟着崩潰,異族帶來的病菌殺光所有印加人,這是歷史上最大的悲劇之一。當今來到這個古城,雖不至於全是廢墟,但絕對稱不上是一個繁榮的地方。

一般去馬丘比丘的人,多數由古斯科直接上山,但我們優哉游哉,先一路沿着山路,去到一個叫神聖山谷SACRED VALLEY的地方。

在深山之中,還真難想像四千米高的地方還有那麼大的一條河流,兩邊種滿大樹和各種奇花異草,加上那殺死人的藍色天空,雪山包圍之下,簡直是一個仙境。

這裡有家叫RIO SAGRADO的酒店,照字面翻譯,是「聖河」。經營的是BELMOND集團,原本為東方快車組織的一份子,當今分了出來,好在東方快車鐵路還是保持原名,不然這個優雅年代的名字,就從此消失。

一間間的木屋依山而築,裡面設備齊全高雅,經長途跋涉,好好地睡了一個午覺。黃昏醒來,夕陽反射在河中,一大片的草原,養着三隻VICUNA駝馬,讓客人欣賞。

身上掛滿當地織物和紀念品的婦人,是一活動雜貨店,大家都向她們購物,發現婦女不會心算,更不用計算機,多少美金嘰咕了老半天說不清楚。我們旅行,一向是預備好換成當地幣值,對方說幾多給幾多,懶得去和貧苦的老人拼命討價還價了。

買了一件披肩PANCHO,怎麼選的?那麼多物件之中,選最搶眼的,一定錯不了,這是買領帶時候得到的智慧。我這件顏色鮮艷,七彩繽紛的,在單調的環境之下增加了變化。黃昏天氣已較涼,是禦寒的恩物。

散步完畢就在酒店吃飯,這集團的餐廳都有點水準,吃不慣當地食物的話可以叫意大利餐,為了安眠,不吃太飽。

翌日被飢餓喚醒,早餐甚為豐富,有各種水果選擇,看到五顏六色的熱情果,也忍不住伸手拿了一個。這種東西打開之後裡面有像青蛙卵般的種子,一向是酸得阿媽都認不得,但很奇怪地,秘魯的熱情果甜到極點,今後有機會大家一試就會同意我的說法。

另外印象最深的,是一大盤白色的小米,前面有片小字,寫着QUINUA,這是當地名,英文作QUINOA,中文是「藜麥」,一路上我們看到公路的旁邊,都種滿這種植物,是秘魯人的主食,外地沒人注意。

自從美國太空人帶到宇宙去吃,這才一鳴驚人,為甚麼?原來這是一種全蛋白食品,食物可以根據蛋白氨基酸組織分為全蛋白和不完全蛋白兩種。人們需要的氨基酸有幾十種,其中九種必須從食物攝取,藜麥含有的,就是供應給人體這九種氨基酸,而且完全沒有脂肪。換句話說,藜麥只有好處,食極不肥的。

給健康人士知道了,藜麥就成了寶,秘魯鄉下佬日常進食的,賣到超級市場,五百克就要港幣一百元。大陸不能進口,自己種,目前量少,五百克也要賣七十塊人民幣了。

最重要的是:好吃嗎?酒店供應的已經蒸熟後曬乾,加上牛奶就能當麥片一樣吃。口感呢?一粒粒細嚼,不像白飯或小米那麼黏糊。味道呢?也許健康人士說很香,我並不覺有何美味,吃得進口而已,但是愈吃愈感興趣,在雞湯中放,當成麵或炒飯都行,是此行最大發現。

飯後大家周圍去看古蹟,我說最大的古蹟是馬丘比丘,也就留在房間內寫稿,疲倦了四處走走,吸一些仙氣。

住了兩個晚上之後,就出發到火車站,看到一架架全身漆着藍色的車輛,這是東方快車僅存的一部份線路,上馬丘比丘最豪華的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