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之旅(一)

MEILO SO插圖

從香港赤鱲角機場,乘半夜起飛的阿聯酋航空到杜拜,要八小時,睡一睡,看部電影也就抵達,並不辛苦。

在杜拜的候機室無聊,發了一張照片,是二樓整層,大沙發中間的每張桌子,都有一個巨型的煙灰缸,我在微博上寫說,是一種福利。

馬上有網友看完了問:「福利在哪裡?」

當今到處都禁煙,機場中就算有個吸煙室,也小得似監牢房,哪有這麼大的空間,讓煙民們優雅地抽個飽,不必有偷偷摸摸的感覺?

四小時的候機時間到了,再乘阿聯酋飛十六小時到巴西聖保羅,機場商店到處有足球紀念品售賣,但因輸了,穿巴西隊T恤並非光彩事,無人問津。

這次的三小時等待顯得非常冗長,只有吞一粒安眠藥,減少痛苦。

終於,在清晨兩點鐘到達最終目的地,秘魯的首都利馬,也有美國大集團的旅館,但我們選了家頗有風格的MIRAFLORES HOTEL。

在巴塞隆那住過一年,略懂西班牙語,MIRA是「看」,西班牙人遇到名勝,都向我說:MIRA! MIRA!所以知道意思。至於FLORES,則是「花」,兩個字加起來,這一區我叫為「觀花之地」,是利馬的高級住宅區,臨海,築於懸崖上面,雲飄到此,被懸崖擋住,常年灰灰暗暗,當地人樂觀,說這種天氣之下,生長的魚特別肥美,我們在餐廳吃了,不覺鮮甜。

睡了一夜,翌日到市集去買紀念品,岩石地板被洗擦得光亮,人們在大街小巷也不亂丟垃圾,發覺秘魯人是十分愛乾淨的。

各種手織物,用小羊ALPACA織成的,最為常見,如果說到珍貴,則是一種叫VICUNA的駱馬毛了,它只有十一點七微米MICRON,有多細呢?人的頭髮,則是三十微米。天下最微細的是藏羚羊的毛,但已被全球禁止,穿了它的紡織品在先進國家海關發現,就要沒收。當今合法販賣的,唯有被稱為「神之纖維FIRBE OF THE GODS」的VICUNA了。

這種駱馬也是受到秘魯政府保護,不過毛不採集的話也自然剝脫,所以每年一次,舉行了一個叫CHACCU的祭典,讓一群穿着五顏六色衣著的村民,飲酒作樂,載歌載舞地走近野生的VICUNA群,由大圓圈收縮到小圓圈,不讓動物受驚,接觸之後拿出大把古柯葉子給牠們吃,此葉有鎮靜作用,最後才把毛剪下。

VICUNA的毛有長有短,腹部的最長,寒冷時牠們會用長毛來蓋住自己的身體。但紡織最高尚衣著的,則是用頸部的細毛,剪下後寄到意大利的LORO PIANA公司去加工。這家廠做好之後再把部份的毛寄回給秘魯,它是具有歷史的紡織公司,也懂得欣賞最好的品牌,很久之前已發現秘魯有VICUNA,大力資助秘魯政府開發,功勞也不淺,當今秘魯之外,就只能向LORO PIANA能買到,還有一小部份分售給日本的西川公司。

在「觀花之區」的懸崖邊,有一地下商場,其中一家叫AWANA KANCHA的就有VICUNA圍巾賣,售價是LORO PIANA的三份之一。

在商場中也能找到專賣巴拿馬草帽的店鋪,巴拿馬帽只是個名稱,實物產於厄瓜多爾,秘魯離厄瓜多爾近,賣得也便宜,比較起意大利的名帽公司BORSALINO簡直是令人發笑。

至於食物,當今許多名食家對秘魯的美食十分讚揚,我們也抱着期待,午餐去當地最出名的食肆之一,叫為PANCHITA,地址是CALLE 2 DE MAYO NO. 298, MIRAFLORES。

見周圍桌子的客人都叫了一杯深紫色的飲品,當然拉着侍者指它一指,對方會意,過一陣子,飲品上桌,試了一口,鮮甜得很,口感也不錯,名叫PURPLE CORN,問說用甚麼做的,侍者解釋了半天,又拿出一根玉米,全紫色的,拔一粒來試,像糯米,這種飲料除了由紫玉糯米,還加了橙汁和糖,很好喝,去了秘魯可別錯過。

食物大致上是以燒烤為主,和巴西阿根廷一樣,南美洲等國,都很相似。另有番薯和豬肉為餡,由香蕉葉包裹後烤出來糉子。叫的雞,點黃色醬,像咖喱,但絕無咖喱味,是蛋黃漿,並不特別。

湯也有像紅咖喱的,有牛肉粒,份量極大,當地人叫這一道,已是一個午餐。燒烤上桌,味道和口感普通,較為好吃的是烤牛肚。特別之處在於食器,用一個有雙手柄的鐵鍋,裡面擺着燃燒的炭,鍋上有鐵碟,肉類放在上面,不會冷掉。

晚上又去一家叫LA BONBONNIERE的名餐廳,各國食家舉起拇指推薦,但我們吃來,都覺得甚為粗糙,絕對稱不上有甚麼「驚艷」的。

翌日一早,趕到機場,這次旅行主要的目的是去看新世界七大奇觀,有空中之城之稱的馬丘比丘,得從利馬乘兩個小時飛機,才到古斯科COSCO,這是海拔四千米的高原,但有了西藏、不丹和九寨溝的經驗,高山症,並難不了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