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食麵萬歲

電腦對我沒有切身需要,即食麵則伴我度過無數寒冷、寂寞、饑餓的夜晚。本世紀最大發明,非它莫屬。

戰後佔領日本的美軍大量地把他們的小麥粉輸入,日本政府鼓勵人民吃麵包,但是難為國民接受。有個叫安藤萬福的拚命研究,終於做出了即食麵。在三十多年前發售。安藤後來成為「日清食品」的老闆。

即食麵最初的名字是Instant Ramen。Instant採自美國人的咖啡精Instant Coffee,至於Ramen,則出自中國的「拉麵」二字。

洋名字難唸,即食二字又太輕薄,推廣到外國的時候多以商標代之。台灣人稱之為「生力麵」,韓國人叫「營養麵」,我們則不管甚麼牌子,都是「公仔麵」。

我最初接觸到的公仔麵是一種叫「明星拉麵」的,三十五圓一包,依當時的低匯率,大概只有四五毛錢。一買就是一箱箱地,每箱有二十四個。

明星麵用玻璃塑膠紙包裝,四四方方,裡面有一包調味粉和一包竹筍配料,竹筍兩塊,硬得很,咬後滿口渣。

當年我半工半讀,遠方朋友一來,薪水一夜間花光,以後只有典當「萊卡」相機,每天過著捱三餐明星麵。三三得九,一個月九十頓明星麵的生活。

原始的明星麵並不好吃,不太香。煮得太熟即爛掉,而且一定要快點吃,擺了一下,麵條拉得長長地變成糊。最大享受為切點蔥加料。日本的蔥叫根深蔥,放在冰箱,一個月也不壞,和明星麵一樣地方便。

母親的家書:「近來市面上出售一種日本人發明的乾麵。先用蝦米滾湯,準備雞肉、冬菇、菜心等配料煮之,最後加冬菜和蔥花,頗為好吃。肚子餓了,不妨試試……」

讀完苦笑,若有此閒情和經濟,已連吞白飯三大碗。

但是日後不管生活有多充裕,我對即食麵已經有所偏好,百吃不厭。晚上應酬回來煮一碗;早上來不及上茶樓來一碗;中午事忙在辦公室吃一碗,照樣過著學生時代的清苦生涯。

即食麵發展下去,變成全世界的人都愛好的食品。粗略計算,各不同廠出品的共有近兩百億包之多,是個天文數字。味道也越來越好,配料種類豐富,在市場上已有賣到一、二十元一包的高級品了。

台灣人引進了即食麵,最大貢獻是生產即食粉絲,統一牌的加肉絲和冬菜配料,非常精彩。後來更發揚光大,麵裡一大包真空包裝的牛肉,成為紅燒牛肉麵。又出「滿漢大餐」系列。配料應有盡有。其他公司也分一杯羹。「味丹」出的榨菜肉絲麵也不錯。用閩南語加日語的牌子,「維力公司」出品了「一度贊」。「一度」,是台灣人常用的「一等」,模仿日語發音,和「一番」同樣意思。「贊」,則是好吃之閩南土語。

我們的公仔麵,麵條本身油炸得似乎不夠透,並不太香,後來漸漸改進。公仔麵中的碗仔麵充份表現我們的智慧。通常的杯麵一沖滾水之後,錫紙蓋便被熱氣焗得彎捲,蓋不住杯。公仔麵加一個透明的塑膠蓋,就克服了難題。比其他杯麵進步得多了。

現在公仔麵已賣給日本人,不能代表香港即食麵。剩下「超力」在繼續努力。超力的伊麵做得不錯,不下滾水,就那麼吃也好吃,比薯仔片好味。他們的銀絲米粉也有水準。

新加坡的「楊協成」、「可口」等不太鬆脆,他們反而不太愛自己牌子,喜愛美國的「美極」。但也是本地做的。

嗜辣的朋友挑選韓國營養麵,有又酸又辣的「金漬」泡菜味,韓國人不吃金漬會死人的。泰國出品的冬蔭貢即食麵也是辣得飛起。

老本行的日本即食麵中,在香港最流行的是「出前一丁」。「出前」為「外賣」意思,「一丁」則是日語的「一碗」,所以包裝紙上畫了一個拿鐵盒送外賣的小子的圖樣。

「出前一丁」也是「日清食品」的產品之一,廠房則利用日本以外的地方,廉價勞工及節省運費。最傳統的紅色包裝「出前一丁」在新加坡製造,其他雞、咖喱等配料的則在香港做。

日清在技術上是不斷地求進,他們的產品最好吃,最方便的是「合味道」杯麵。配料因不用另外包裝,沖滾水即是,裡面有脫水的蝦肉、雞蛋和瘦肉、蔥花,接觸到水份還原,竟然保持原味,不得不服。

日清也出扁平盒子的即食撈麵,有一包蠔油味的粉末,也吃得過。

也許大家不注意,為何日清的杯麵能夠熟透,這是因為杯中那團麵頂在中間,上面和底部都有空位的原故。這個技巧有發明特權,其他杯麵公司照抄,有的還不懂這個簡單道理哩!

還是意大利人有骨氣,寧願餓肚子,吃意粉不肯吃即食的,故不見有意大利商品面市。

即食麵做得最差的是大陸貨。它在分秒必爭的大都市才流行得起。

一個有時間來午睡的民族,吃即食麵幹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