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的女人

看粵語殘片,常出現女主角被人用酒灌醉,拉到酒店,第二天大叫:「我已失身!」的場面。

女人真的蠢得那麼交關?那麼容易給人騙去?或者,會不會她們酒不醉人人自醉?也許,借醉裝瘋和行兇吧?不然,酒醉三分醒這句老話又何從而來?

你會灌女人喝酒而弄她們上床嗎?人家問我。

不不不不。

要用到那麼低庄的手法,太沒有自信心了。

而且,女人醉起來,一哭、二叫、三上吊還不算,拚命地向你噴毒氣,臭得驚人!喊個不停之後,忽然,咳的一聲,跟著把她肚子裡的東西吐遍地氈,接著便鼻鼾大作而睡。

望著這麼樣的一件東西,你想佔便宜嗎?你上好了,不用留給我。

雖然我不灌女人喝酒,但是要是她們自願喝幾杯的話,當然是無限歡迎,不過通常我會把女人嘔吐的怪現象重複一次,預防她們到達那種可怕的地步。

女人微醺的時候最好看了,雙頰粉紅,笑盈盈地,偶爾仰頭把蓋住了臉的長髮撥後,可愛到極點。

語到喃喃時,她們鬆弛地講一些發生在她們身上的傻事,把一切過去的哀怨都變成了笑話。

有時,她們拚命打呃,叫她們連喝幾口白開水就會好的。她們也一點不猜疑,乖乖地聽話喝下去,結果果然好了,拍掌稱妙。

倪匡、黃霑和我在做《今夜不設防》的節目時,也絕對沒有迫女人喝酒的那種敗壞的行為。我們自己喝,但不勉強人家喝。電視上我們會問對方要不要來一杯,她們要是點頭,我們就把酒瓶放在她們面前,讓她們自己倒來喝。通常,我們一個一小時的節目要錄上二個半鐘頭以上。和女賓們的對話,第一個小時是熱身運動,多數是剪掉。到她們有點酒意,談話比較開放的時候才開始用起。

風趣的女子真不少,王祖賢就說她本來是單眼皮,有一天忽然打個噴嚏,變成了雙眼皮。

為了讓她們更有信心,我們一向向她們說:「如果妳在錄完之後覺得哪些不喜歡的,或者不想告訴太多人的,那麼我們就剪掉好了。」

在最後說不必剪的居多,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其中有一位說:「我說過人家都知道我不是處女那一句,不太好吧。」

我們聽了即刻請編導刪了。

連這點便宜都不肯佔,怎麼會把女人灌醉叫她們失身呢?

不過,有時我們自己閒聊,倒是能舉出許多女人醉後媚態十足地望著男人的例子。

女人要起來比男人強烈,她們坦白和自然地表現她們的本能。這一點,男人做作和虛偽得多。

其實男人是一種很怕醜的動物。想要,又擔心一旦提出來,遭對方拒絕,那不是沒有面子嗎?要是對方向別人亂唱,那更不得了,以後怎麼見人?

當今的男人就算喝醉,也不至於糊塗到不考慮這些問題,更不會做出粵語殘片中歹徒做的事。

可愛的喝醉酒女人固然多,但是醜惡的更多,她們一醉,即刻用手攬住你的頸項,說一番似是而非的大道理,還不停地問:「係唔係咁嗰先?」

有些行為是令人難於忍受的,比方躲在廁所裡不出來,害人以為她在割脈,撕人家的衣服,撕自己的衣服,露出扁如茶杯蓋的胸;不停地唱《負心的人》,而且唱得非常難聽,等等等等。

不喝酒的女人並不一定比喝醉酒的女人好,因為會喝酒的人生,至少比不會喝酒的人生,要多快活三分之一來。

天下也有不少喝不醉的好女人,她們越喝越猛,生龍活虎,談笑風生,是天下八大奇觀。你錯了,她們並非歡場的女郎。

見過的一位太太,端莊賢淑,人家灌她喝酒,她永遠保持笑容,一大水杯一大水杯的白蘭地,嘟得一聲吞下,面不改色,十幾杯下來,周圍的男的都倒在地下,只剩下她一個人笑嘻嘻:「哎呀,怎麼那麼沒用?」

還有另一個不停喝酒,永遠不吃東西的女人,像一隻貓,只飲牛奶,活活潑潑,一點毛病也沒有,營養來自啤酒和白蘭地,到現在還是每天照喝不誤。

更有一個喝完了由女強人搖身一變,成為諧星,甚麼古怪動作都做得出,模仿甚麼人像甚麼人,天下的語言沒有一種她不會講。一面娛樂大家一面勸人和她乾杯,無窮的話題,不盡的歡笑,可惜最後只剩下她一個表演者,其他人都醉倒。

最後一位是早上喝、中午喝、晚上喝,平均一瓶白蘭地喝兩天。而且,她絕不麻煩別人,給人家請客,也自帶袋裝瓶子,主人有酒的話照喝,沒酒就自動地拿出來。今年,她已八十四歲,健康的很,不喝酒那天,子女們都替她擔心。這是真人真事,她是我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