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的女人

我不是一個好男人。

但是,我喜歡女人,欣賞女人;擁有此種資格,才能數女人的缺點。

香港女人,已越來越不像女人,因為她們要扮男人。另一個原因,是在人口的比率上,她們的人數不多,所以給男人寵壞了。

最常見的例子是她們穿起褲子來,著裙的女人,已見少賣少。旗袍,更已絕跡。

剪男人頭、穿西裝的女人不斷地出現,她們以女強人姿態,入侵辦公室,搶男人飯碗;她們在商界出現,甚至攻進市政廳立法局行政院。她們拒絕做家務,寧願花掉所有的收入請一個菲傭,也要拋頭露臉。

應該受保護的不是甚麼珍禽異獸,而是女人這種雌性動物,恐怕今後只能在人文博物館中才能見到。

香港女人從小就幻想把初夜權送給丈夫,有如一件寶貝。但多數在甚麼節日中,像中秋月餅一樣,糊裡糊塗給人吃掉。如果不是擔心一早喪失,便是緊張甚麼時候才能喪失。顧慮一早喪失後有很多人想要,但是更恐怕太遲喪失沒有人要。矛盾之極,已至絕頂。

從學校出來之後,她們已經不受父母的管束,自己搬出來住,以為這樣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大玩特玩。但她們又發覺事實並非如此,沒有多少個男伴上門,所以星期天還是請雙親和兄弟姐妹飲茶,並不是因為孝順及黐家,是因為沒地方去。

租的地方像一個鳥巢,偶爾有男友進門,她們一定把臥房關得緊緊,只讓他在客廳坐。當然在床上做愛比沙發舒服,但是房間裡亂七八糟,床單已有十四天不換,幾十瓶化妝品堆滿浴室,地板上盡是餅乾碎和巧克力包裝紙。

終於,她們結婚了。終於,她們有了孩子。

人類有個神話:懷孕中的女人最漂亮。

這個謊言騙了男人很久。其實大肚子女人一坐下來雙腿張開,雙膝浮腫。乳房雖然脹大,但給肚皮一比,還是那麼小。當今她們思想進步,可以讓丈夫進醫院看她們生子,拚命叫喊,目的是要男人多點內疚。

孩子生下,她們捏捏睡著的嬰兒,看他們醒了沒有,又將家裡的東西完全消毒,最好連丈夫也噴些殺蟲水。

也有一些未婚媽媽。

做未婚媽媽的要有錢才行。窮女人是不能瀟灑地走一趟的,不然她們留在家裡看孩子的話,就會被人說沒有收入,絕對是讓人養;出去外頭做事的話,就會給人說不盡做母親的責任。豬八戒照鏡子,兩頭不是人。

做單身貴族的女強人,周圍男子看不上眼,可以上床的那些一定有太太。女強人做不成,偷偷地當情婦了。

「他老婆不了解他。」

「她長得太醜了。」

女人說。但當她們在洗頭舖遇上了那人的太太,即刻自慚形穢,安慰自己:「他喜歡我,因為我有腦筋。」

今後情婦的生涯包括了午餐後的幽會,或者偶爾的一夜的性愛。男人一邊做一邊看錶,一到十二點,像灰姑娘一樣衝出她的家門。

遇到聖誕節和其他公眾假期,女人又得和家人飲茶去。女人又說:「不必羨慕那些結過婚的女人,她們遲早完蛋。」

果然如此,離婚後,女強人出現在公眾場合。身邊的男伴多數是同性戀者。運氣好的時候,碰到一個鑽石王老五,但他們認定她馬上到手。如果當晚不上床,下次就沒有電話來了。

未嫁女強人越想越氣:「世上就是那麼不公平,有些人還嫁了幾次,怎麼我們一個機會也沒有?」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不照鏡子。

像塗灰水地把整個臉換掉,她們照樣把口畫得大大的。這也不奇怪,她們只有靠這把口了:「上個禮拜我上去的時候,坐在魯平的旁邊。」

把自己身份提得越高,越是嫁不出去。跟著便是亂發脾氣,專挑辦公室傳遞員來罵了。嘴邊無毛的小廝待她一轉頭,掩著嘴笑:「更年期!」

生育年齡過後,對性事的要求減少,所交的盡是一群和她們同年紀的老太婆了。

老女人生活在一塊兒並不是她們志同道合,通常是互相殘殺,不然便花所有時間去欺負她們的菲慵。如果經濟情況沒那麼好,便欺負她們養的寵物。因為女人有統治的天性,一切要經過她們管轄,才能瞑目而去。一家人最大的不是祖母,便是母親,男人不跟她們爭,因為男人已經疲倦了。

女人做盡壞事,但她們健忘,瞪大了眼睛:「我講過嗎?」

女人最後的缺點,是數男人的缺點。

「這篇文章,也從頭到尾數女人的缺點。你也不見得是一個好男人。」女人說。

我懶洋洋地:「看第一句吧。」

女人又瞪大了眼睛:「我看過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