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天國

二十多年前,當日本的經濟起飛時,女人已經不必操皮肉生涯,一切賣春活動,幾乎絕跡。

苦了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男子,沒有地方發洩,紛紛二十幾歲就結起婚,享受免費的性生活。

那時候,要是你是一個單身寡佬,唯一能夠解決性苦惱的,只有去「土耳其浴」了。

「土耳其浴」其實就是三溫暖,男人自行地洗完澡,被帶進間小房,兩個土耳其浴女郎來按摩,她們也不是真的懂得甚麼指壓之類的技師,東摸一下西摸一下,最後以五指服務,大功告成。

日本各地「土耳其浴室」林立,最後惹起土耳其人憤怒,經大使館來個外交抗議,政府只好叫這行業的人改個名字,大家想了老半天,自稱為「Sopu Lando」,日本人對英文的發音不準,總加一個字母完成,「Sopu Lando」是「Soapland」,我們暫譯為「肥皂天國」吧。

國家富有,人民開始會享受,對洗澡的要求也高了,日本人從原始的東摸摸西摸摸的土耳其浴時代進步到人體按摩的最高技術。

所謂人體按摩,過程是這樣的:客人先在小客廳中坐坐,喝杯可樂或啤酒,就算這家店裡一點生意也沒有,亦要你等一下。

客廳中有個電視機,播放新聞或連續劇等普通節目,但書架上的雜誌,就以裸女照片的為主,先向客人挑逗了一下。

等個十五分鐘,就有人帶你入房,小房間內,有個浴缸和一片六呎見方的空地,另外是張小床。

浴花先與客人閒聊幾句,就叫你脫衣服,將它一件件地掛好,內衣底褲也摺疊得整整齊齊地放入衣箱,襪子更替你翻過來待著。

接著她自己慢慢地一層層剝除,在客人還沒有看得清楚的時候,已經圍上毛巾。

浴缸中的水已放滿,她問過溫度如何,做以調整。客人入浴後她擠好牙膏遞上牙刷,讓你洗口,有些客人好於口道之故。

已經將一個游泳池常見的吹氣塑膠墊鋪好,客人從浴缸爬出來之後,先坐在一張圓凳上。

這張圓凳中間凹了一個道口,像把中國木屐倒翻,浴花利用這道夾縫,將客人的前後器官洗得乾乾淨淨,尤其是前者,更是細心觀察與沖滌。

客人伏躺在那張已經鋪好肥皂泡沫的浮床上面,浴花把許多小方塊的肥皂放進一個塑膠桶中,加水後拚命搖潑,像大廚子發雞蛋一樣,肥皂泡沫越發越多,將之淋蓋客人背上。

跟著她自己也抹上泡沫,就此以胸膛當海綿,為客人洗身,再以下部為刷,磨著客人每一個部份。

下個步驟讓客人仰臥,以同個海綿當刷子服務,技術奇佳的浴花,千變萬化地以各種不同的姿式滌蕩,有的集中在客人的腳指,引它經過和進入她自己的身體。

最後再以清水沖淨,再次地進入浴缸泡浸。起來後,以數條乾淨的毛巾將客人的每個部位擦乾,躺在床上休息。

數年前,覺得肥皂太傷皮膚,這行業的經營者發明了一種潤滑劑,是用海草製成,不但能美容,而且非常之可口,浴花在以人體按摩之餘,還能用舌頭服侍,在客人欲神欲死之際,她已嘴含保險袋子,為他們戴上,先在出浴時達到第一次的高潮。

有名的肥皂天國店是以兩次來潮做宣傳,擔保客人出浴時一回,在床上再來一回。

價錢並不便宜,浴花又不能選擇,來甚麼樣子都要遷就,也得收五萬日圓,合三千七百五大洋,最貴的,浴花可以陪你先在客廳喝茶,有數名讓你挑選,那就要八萬日圓,六千塊港幣。

因為消費極高,到肥皂天國的客人多是開公賬招待客人,所以店中所發的收據並不寫店名,而自稱為某某工業等,稅務局收到這些發票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照收不誤,並且開玩笑說:「為甚麼不乾脆叫做射精工業?」

除了開公賬,自費的客人全部是老頭子,老頭子才有錢花得起,他們多數已經對老伴的性生活感到厭倦,不能所為了。光顧肥皂天國,浴花不但能夠領他們起死回生,又可連來兩次,證明自己還年輕,老頭子覺得多花一點錢也值得。

愛滋病流行之後,肥皂天國的生意一落千丈,但靠此為生的經營者也不懂得改行,刻苦地維特下去。

浴花多來自東京之外的鄉下,這一行錢才賺得夠供家中父母買間小屋子,所以不斷有新貨上市。

但是愛滋並不是鬧著玩的,老闆們當然要得靠自己的商品,一個星期都要叫浴花去醫生處檢查一次,每回檢查費兩萬,合一千五港幣,三四十浴花,費用不菲。

加上客人的部位是經過檢查,又一定要戴套,肥皂王國的店主都相當地自傲:「我們這裡,安全度一百巴仙!」

除了日本人之外,外國客人付多少錢也不收。不過,要是經熟客推薦,還是可以光顧,日本人一想要和你做生意,甚麼事都肯幹,聽說你喜歡洗澡,他們一定安排,自己又能陪客,何樂不為。

有些懂得日語的人,為了去肥皂天國,自稱是甚麼左藤,山下之姓,真是可憐,低聲下氣地去扮日本鬼子,就算是天下最高享受,也不值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