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資料室

生活質素的提高,桑拿浴室在香港已開始進入全盛時代。

到底甚麼東西吸引男人上桑拿?何必諱言,當然是按摩女郎了。

客人和按摩女郎最容易建立感情。幽靜的斗室裡,肌膚的接觸令雙方言語溝通,男人可以扔掉他們的自卑感,向女方傾訴些心裡話,很自然地做起朋友來了。

大都會的孤寂中,付出代價買個暫時的友誼,物有所值。

很多浴室的按摩女郎功夫做足,指壓技術高超,對客人來說,實在是一種享受。可惜近來已慢慢變質,桑拿浴室漸漸地成為色情場所了。

除了堅持原則的桑拿之外,大多數的浴室提供五指服務,有些甚至可以就地正法。

上夜總會解決性問題,水酒費買鐘費數千,宵夜千餘,一度消魂千五至兩千,加上九龍塘房租,花費不少。愛滋恐慌,男人寧願乾手淨腳地在桑拿完事,也是浴室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至少,還可以聊幾句,不會被夜總會的吵鬧的音樂干擾,而且上桑拿,說起來也比較光明正大。

近來已有許多夜總會女郎轉行到桑拿打工的趨向,馬馬虎虎的技巧,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並不重要。

按摩女郎的入息,可以高達十幾萬一個月。

有個紅的,得到富商青睞,每天光顧,即使有事不去也照付二千塊小費一天。這個女的本事大,同時再抓到個大頭鬼,兩個主要顧客每月各六萬,已有十二萬進賬。一些慕名而來的客人,出手當然不會太低,收入更是豐富。男人就是那麼賤,聽到這個女人賺那麼多,以爲一定有甚麼了不起的過人之處,便爭先恐後地前來目睹。

奇怪的是那幾位熱門小姐,樣子並不十分好看,大概是她們手藝佳,加上口才一流的緣故吧。

如果仔細看聘請按摩女郎的廣告,你會發現公司的出價高至月薪五萬塊的擔保,而且還註明特別歡迎新移民加入隊伍。當然,浴室要求她們的服務,並不止於指壓技術那麼簡單。

就是不賣身也不售手的按摩女郎,平均也有三萬塊錢的入息。比方說一天做三個客,每位小費兩百已經六百。和公司拆拆賬,多出四百來,一天一千,很容易地計算出所得報酬。

這一來,把在月薪一萬的中環上班的秘書或售貨員羨慕死了?按摩女郎還不必花那麼多錢在衣飾上的裝扮。

不過,洗一次澡,不便宜了。

桑拿浴室養成拚命要求小費的習慣,進門時前來招呼的人要小費,更衣室的小廝要小費,擦背的要小費,為你擦身的要小費,休息室的侍應要小費,修甲的要小費,捏腳的要小費,面部按摩的要小費,身體按摩的要小費。小費、小費、小費,費來費去,沒一兩千塊走不出來。

小費難聽,美言為預支。

踏入房間,她即刻拿起電話通知櫃台,並問你說:「預支多少?」

給一百的已經不是人,兩百當你孤寒鬼,三四百沒甚麼反應,到五百才有點笑容。這只指正經的地方。

不正經的,手工業五百最少了,胸部撫摸費加三百。一千算是標準數。但近來競爭劇烈,地區略差的桑拿,全套三五百照殺。

日本人、鬼佬和阿差,小費怎麼討?別擔心,預支已是按摩女郎的本領,她們會用各種國際語言追索。

不能一棍子打死整船人,優秀的技藝,在任何一方面都能令顧客滿足的按摩女郎還是不少。她們熟客多,也不屑爭先要小費,這都是個性使然。她們一毛錢預支都得不到,也毫無怨言。但是一次開口,要了便成習慣,而且手工業一做,便不肯在按摩技術上下功夫,拚命往客人重要部份摸去,誘你就範。

偶爾客人也出蠱惑,聲明給五百的付賬時給兩百,說沒有答應過。這一下子,公司就扣按摩女郎的錢,她們學乖了反擊。客人說三百她們通知櫃台收四百的例子也不少。冤大頭哪會仔細看單?照付算數。養成一股更加不良的風氣。

男人還是會照樣上桑拿的,直到有另一種歡場新玩意兒來代替為止。太太們對丈夫上浴室較為放心,她們知道或許假裝不知道浴室中有性的服務,放老公一馬。

在桑拿中聽到的一則笑話是,一個客人在情婦家滾,忘記穿底褲回家,給八婆大興問罪,他招供是留在桑拿中。第二天一早他即刻打電話去,求浴室代他買某某牌的底褲一條,並要弄皺,果然過了不久,他便被家中八婆押了下來。浴室即刻提供證據,八婆才肯饒恕。當然,這女人也笨得交關,為甚麼不會想到老公有時間打電話插贓?

正正經經的桑食還是能夠找到。我常去的富麗華酒店樓下的健康中心就是其中之一。老闆嘉琳姐把她手下管得很緊,不會行差踏錯。九龍這邊,她在金巴利道的君怡酒店也開了一間,生意興隆。

不過,話說回來,哪一個男人敢向家裡的人說:「我去的那家是不正經的」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