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地位

應一報館邀請,做了一個對香港婦女地位的座談會,參加者多數女性。

沒有甚麼結論,但大家都贊同香港女人,的確是比許多個國家的雌性動物命好:家庭勞動力有賴菲律賓幫手解決;出來做事,權力高、自由性強;因為女人心細,公關、秘書、廣告等行業,她們做得比男人還好。

談起比較,該從人口比率說起:香港男女的人囗大約是五十五十,所以女人自然比較高竇,女人出來做事,男人娶不到老婆的情形便出現了。

女人地位低賤,必是因為女多男少之故,韓國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韓國男人人口不但少,還要服兵役,剩下的一大部份去沙地阿拉伯當勞工賺外匯。

韓國男人在社會中一搞同性戀,必被釘上十字架。男人已經那麼少了,你還來這一套?根本無可原諒,所以有些韓國男人一到外國即刻手揸手親熱起來。

韓國女人自古以來忍受著雄性對待她們的粗暴,看到替女人點煙開車門的香港男子,愛得個要死,稱讚他們溫柔體貼、皮膚皙白、就像我們迷上蘇州女人一樣。

經濟轉好,但是韓國婦女的地位還是提不高,永遠有個笑話:

韓戰以前,男人走先女人十步,但是韓戰一結束,女人便先走男人十步。

為甚麼?女人地位提高了嗎?

不,答案是:因為有地雷。

幾十年前,大家都說,世界上最好的東西是:日本妻子、法國情婦、美國美金和中國菜。

美國美金老早就不行了,法國情婦被人發現只搽香水不洗澡,也不太有胃口。餘下的事實,大概只有中國菜。

至於日本太太,近來也不大敢恭維,女人成群結隊往外國旅行,眼界也開,新婚時候還假裝一些洗衣煮菜的動作,一旦把丈夫叨嘮至投降,一家之主,是主婦的主。男人地位漸低,你的日本朋友,會把你當成訴苦的對象。

台灣還是一個女人人口多的地方,但是經濟發展神速的影響下,從前港幣一對七的時候,香港男人到台灣公幹,遇上一個愛得你要生要死的女人,當你臨走時特地來流淚送飛機,幾次之後,發覺她抱了一個嬰兒來討奶粉的神話,已不存在。

女人地位已蠻高了,現在她們還學了民進黨在國會中打架,家裡也常演鐵公雞。不過未婚的台灣女人還是有溫柔的一面,她們偶爾來一句:「討厭!」很多香港男人就乖乖地當了台灣女婿。

印尼女人一向自主權高,但她們並不要這些自主權,舉一個例,在峇厘島的女人多數去外面耕田,又在家裡做家務生孩子,毫無怨言。

男人呢?耳朵旁邊插一朵大紅大紫的牽牛花,每天不是做泥雕木塑的藝術之作,就是遊手好閒地養隻公雞去打鬥。

女人對著丈夫,就像別地方做生做死的男人,娶了一個漂亮但無能的女子。心甘情願地看著她們的柔弱。

大城市耶加達,有個女製片家幫我們三兄弟介紹女朋友,她翹起拇指,說:「這個女人不但美麗,而且還離過兩次婚呢!」

當然,在一個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的國家中,印尼女人夠膽去離婚,也是了不起的。

最犀利的也許是新疆和西藏的女人吧。

遊牧民族為了不分牛羊的家產,建立了一個幾兄弟和表親共事一個老婆的制度。老公們分工合作:搭棚帳的、養牛羊的、打獵的、燒菜的和唸經的。你要做女強人?去西藏吧。

最沒有地位的女人或者是馬來西亞女人,印尼的回教已變成樂天派的,但是馬來西亞的回教還是那麼正統,虔誠的女回教徒用頭巾包裹著頭,依可蘭經上服侍男人。老婆四個就四個,很少內鬨。近來出現了些進入社會的西化馬來女子,但始終被純正的回教徒歧視,不能成為一股力量。

菲律賓女人較幸運,有了她們的勞動力而增加國富,所以地位漸高,各行各業都有女人,連做總統也有她們的份。

歐洲女人同樣有地位,倒不是她們生產力高,而是社會制度做得好,讓她們與男性同等地享受做「人」的權利:有退休金、有養老金,有醫藥生育的社會福利。男人不要她們,她們照樣生兒育女。有沒有丈夫不要緊,做得到高等職位做不到高等職位,也不是問題了。

美國女人不像女人,甚麼都要平等,這個爭那個爭。好啦,男人疲倦了。妳要平等就平等吧,那麼有錢老婆和我離婚,我也要和棄婦一樣有贍養費。近年來女承繼人、明星、歌手都被告將官去,乖乖死地把錢分給他們的前度老公。

至於地位和歐美一樣高的某些地方的女強人,很多是受大學教育的,但心頭高,找不到丈夫嫁的不少,政府拚命地替他們作媒,派出像愛情郵輪等旅程,看幫得了幫不了她們。其實最佳辦法還是派我們這種男人去做開荒牛,我們現在的精子也已經成熟到家,讓我們播種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