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美女

銀幕上的佳人,是天衣無縫的,是完美的,化裝、燈光、攝影角度下,她們永遠是你的夢中情人。

親眼見過的女明星中,真人倒並不是在鏡頭中那群仙女,她們也是凡人一個。

還在唸書時,伊麗莎白·泰萊和她的丈夫米高·鐸來新加坡宣傳他監製的新片《環遊世界八十日》。

機場中擠滿了各報的記者,大熱天下,伊麗莎白顯然地不耐煩,但她剛新婚,又初臨該地,不得不做出歡容。

近看之下,她那層厚厚的化裝蓋不住臉上的雀斑,手臂上的皮膚也相當地粗糙,當然,她那時的身材還是第一流的,腰很細,不過腿是短了一點,記得和我一比,矮了一個頭以上,只到我頸下那麼高吧。

二十年後,她來邵先生的別墅做客,只見過她一眼,已是個臃腫肥胖的老婦,聽說她還喝酒喝得糊裡糊塗。不過最近看她的照片,又瘦回了,還略有年輕時的一些影子。

在新加坡還看過占士·邦戲的女主角烏絲拉·安得絲(Usula Andress)。

她在海濱上拍戲,印象中,她的顴骨特別高,太陽下在臉上有兩個大黑影,肩膀也來得寬闊,背後看去,活像一張麻將桌。

穿得密密實實的她,記者要求她以泳裝示眾,拍幾張相片,烏絲拉聽了不悅,這我也能了解的,何必為你們這群傢伙脫衣呢?這一來惹怒了西報記者,翌日以刻薄的大標題說:Andress refused to undress。安德絲(諧音脫衣),拒絕脫衣。

一致被香港人公認為美女的珍·絲摩也不見得特別地好看,《時光倒流七十年》這部戲處處仆街,只有在香港成為上映最長的西片。

珍·絲摩本人也很矮,說起話,笑起來,嘴還有一點歪,看得出她有一副假牙,可見在外國的牙醫,技術也不見得高明,或者是她不肯付多一點錢也不一定。

電影拍攝之前她化裝化得很久。經驗老到地望著攝影機鏡頭的倒影,注意自己是否完美,還不時地和攝影師、燈光師商量,這樣好不好?那樣好不好?

有一位身高六呎的黑人明星叫達瑪拉·杜遜,她來香港拍《黑金剛大戰狂龍女》時,我差不多每天與她見面,足足有兩個多月。

黑人女人的皮膚,比端硯還要光滑,達瑪拉長得相當的漂亮,尤其是不化妝的時候,更是一個大美人。

錯誤的印象,是黑人都有體臭。時裝模特兒出身的她,很會保養自己,一直保持乾淨,不但毫無臭味,略出微汗,還有一股異香。

達瑪拉的毛病出在自卑感太重,變為無盡頭的自大狂。在片場拍戲,她要求訂做一張椅,比導演的還高。

後來臭脾氣越來越重,遲到早退,甚麼壞事都做盡,搞到我們當製作的人頭痛不已。最後只有出絕招,叫幾個比她更高大威猛的武師乘排戲的時候,打了她幾拳,她才乖乖地拍下去。

演反派狂龍女的是史蒂拉·史蒂芬,她曾在荷里活紅過一時,大家也許會記得她演過的《海神號歷險記》。

在香港拍戲時,她有一個髮型師兼經理人兼男伴的嬉皮士跟著,這個人身上都是各式各樣各種顏色的丸仔,還有大量的大麻,不知怎麼讓他偷運進來的。史蒂芬當年只有三十歲,大乳房已下垂,不穿胸罩蕩來蕩去,她滿嘴粗口,「發發」聲地,但性格開朗,討人喜歡。

偶然的機會下也遇見過英國的蘇珊娜·約克,她還是懷春少女,在外景地埋頭寫情書,後來她也進攻荷里活,和伊麗莎白·泰萊演過對手戲,但總紅不了。幾年前她拍過一部瘋婦殺人戲,露胸露毛,已不堪入眼。

印象最佳的是格麗絲·凱莉,她和雷奈王子一塊來參觀邵氏片場的時候已經有四十多歲了吧。她穿了一套粉紅色的名牌,但已遮不住那發胖的體型,不過臉部還是那麼美麗、高貴、安詳,和她演《後窗》時不無兩樣。

大熱天,加上片廠中的幾十萬火燈光,許多旁觀者都要求和她拍像,不是件舒服的事,但她沒有拒絕,一一耐心地微笑,我當然也想和她合照一張留念,但無論如何,都開不了口。

前年東京影展,《目擊證人Witness》的女主角凱麗·姬麗斯也前來參加。

經製片介紹,我們談過幾句,發覺她很高,至少有五呎十吋以上,並沒有穿高踭鞋,她的眼睛有一點毛病,眼珠可以分開左右眼角,中間留白。

《目擊證人》裡她演的清教徒,美得令人氣窒。目前一看,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女人,不像明星,倒似奧運選手。

比凱麗·姬麗絲還要高的是蘇菲亞·羅蘭,有一年在羅馬的特藝七彩沖印所見過。

羅蘭說話時帶意大利人同一手勢,握著五指,向自己的唇上一吻,強調那一家餐廳的東西好吃得不得了。

她本人眼大、鼻大、嘴巴大,唇特別厚,半夜出現,包把你嚇得掉頭就跑。拜賜荷里活的技巧,銀幕上的她,是那般的美艷,連男主角站在她身邊,也不覺她高大。誰會想到,在和矮仔明星亞倫·烈特演對手戲,兩人在沙灘散步時,工作人員挖了一道深渠,讓她與男主角並肩而行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