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飯醬油

在查先生家住下,不出門,每天燒菜吃飯睡覺,一下子也過了好幾日,後天就要返港。

「住長一些日子。」澳洲朋友都相勸:「乾脆別回去了。」

我笑笑,家在香港,總得走。

最大的樂趣莫過於上菜市場,維多利亞街市的一位賣菜的太太和我已經交為老朋友,每次來,必去探望。

大包小包地送給了我很多水果,我也買了一些蔬菜回來燒。這裏縱多東方蔬菜,澳洲人不吃,是後來中國和越南農民來這裏種的,大概是土壤關係,和我們的形狀不是很像,昧道也差了一點,但是馬來西亞華僑大叫好吃,因為南洋地方熱,蔬菜都不甜,有了肥大的澳洲菜心芥蘭,已很滿意。

白菜倒是似模似樣的,蘿蔔也不差。紅色的胡蘿蔔更美味。當然啦,本來就是外國種嘛,有個「胡」字。

青蘿蔔沒見到,要煲青紅蘿蔔湯就做不成了。這裏的牛腩美好,只有煮成清湯牛腩,把崩沙腩和坑腩斬件,加大量白蘿蔔進去,煲它一個小時,即成,上桌前加中國芹菜段。

如果要刺激一點,可加點四川榨菜進去,就和普通的清湯牛腩味道不同,不喜歡吃辣,可用台灣做的榨菜,又甜又爽口,但價錢要比大陸貨貴得多。

查太太的弟婦想來家做海南雞飯,問我到底甚麼叫正宗?我說首先醬油要濃,最好買新加坡海南人釀的,找不到的話可買印尼華人的黑醬油。最後大家去維多利亞越南城,在一家大型的雜貨公司找到來自馬來西亞的,我從前吃過,覺得不錯。

牌子叫「祥珍」,畫有一隻大象,有一行「頂靚生晒油」的字句。用這個「靚」字,大概是馬來西亞的廣東人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