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肺炎

澳洲人對非典型肺炎,就像剛剛在廣州爆發時,香港人笑他們煮醋消毒,覺得好奇和滑稽,不迫到自己身上,感受不到病毒的恐怖。

看整個澳洲,人煙稠密的地區和房宇並不多,大家住在兩三層樓的平房,地方空曠,有甚麼細菌,也被風吹掉吧?

新聞開始有些報導,但篇幅不大,最近有個香港醫生上電視,你們澳洲人不知死,這場病有多麼多麼厲害云云。有些澳洲鄉下人才議論紛紛,說不如不讓亞洲人進來吧。

講歸講,沒有實際行動,大家照樣當戴口罩的人是銀行劫匪,市面上人民的表情輕鬆自若,日子照過。

其實香港人在澳洲並不多,越南人才厲害,星馬來的也不少,中間還夾著印尼人,大家自己的地方有病例,進進出出,澳洲感染的機會不是零。

也許當局已做好措施,反正國家大,發生了就弄一些隔離的地方把病人關起來,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中國人倒是很關心,這裏的華文報紙寫得很詳細,我到唐人街一家從前常光顧的書局去買《蘋果日報》,但在架子上找不到。

「已經沒有人買香港報紙了,」書局老闆說:「大家都在網上看,比你們還早一點知道發生些甚麼。」

澳洲和我們有時差,早兩個鐘。

華人社會中雖有騷動,但也無燒眉之急,眾人都說別去香港了,等那兩艘賭船航到澳洲,才買廉價票做環島旅行。

當成笑話來講的是酒吧中的澳洲大肚皮客人:「聽說有可能和愛滋病結合變種,兩個沒有救藥的世紀大病毒混起來,那時候不叫超級巨星Super Star,而是超級肺炎Super Sars了,哈哈哈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