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

四天的墨爾本私人假期,很快就過。

去的都是些老地方,維多利亞市場是我喜愛的,賣菜的太太還是記得我,她的三位女兒已婷婷玉立,勤力幫她送貨,看得欣慰。

從小食部買了烤羊肉,用薄片堆積成一長團那種,從前用刀片下,現在已改為一個大鬚刨的電器,滋滋聲一下就削下來,感覺上沒那麼好吃。

Prahrah菜市也去了,買各種火腿和水果芝士。澳洲最好的東西就是這種芝士,裏面混著櫻桃和葡萄等等水果。別的國家買不到。另一種就是它的有氣紅酒Sparkling Shiraz,最好的牌子叫Rockfort的Black Shiraz。

Vlado的牛扒屋也去了,一切食物都由店主Vlado老先生親自下手準備,他說過:「我在這家店已經三十年,我不會再做多三十年。」

經他那麼一講,每次來墨爾本都非去不可,我很怕看到一天他站著的位子空了,客人也空了。

百食不厭的越南城「勇記」越南粉,一共去了兩趟,那口湯一喝就知輸贏,別的舖子能模仿到三成,已很像樣。我到各國旅行,見有越南粉就試,總沒有吃過一家像「勇記」那麼好的,聽說老闆作反,弄了一個小的,現在已被老闆娘趕了出去。水準還是那麼高,原來一切功勞都是她創造出來的。

最後,當然是「萬壽宮」,主人Gilbert Lau已是老友了。從前往墨爾本住足一年,常常光顧,並不懂得珍惜這家餐廳,離開後和其他餐廳比較,才明白甚麼叫做服務。

介紹過好多朋友去「萬壽宮」,有一次張敏儀也去了,她同意我說的話一點也不錯。

侍者把梳打水像香檳一樣小心翼翼開瓶。我說一定是Gilbert教的,他笑嘻嘻地點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