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符合

墨爾本是唯一我喜歡的都市,拍戲生涯之中,在那裏住上一年,非常熟悉,不必看地圖也能開車。

駕的這輛已有導航系統,不過很原始,是黑白的。打進城市名,再是街名和門牌號碼,有一把女人的聲音,轉左轉右,英語非常純正,沒有澳洲腔。

有些目的地忘了怎麼走,就靠這個導航系統,去市中心的開了一條新的公路,這個導航的女人聲亂了陣腳,還沒學會,就把我一直帶到郊外,差一點去了另一個州。

友人那輛的航導比較先進,打出來的已有彩色,不過沒圖片,單單是文字的話,再多點青黃藍紅也沒用呀!

在日本時乘的車,導航系統出現一張大地圖,再縮小成你面前的街道畫面,完全是立體的,你的車也變成一個車頭,清清楚楚地指示。附近的商店也列明,像哪裏有七十一便利店,哪裏有加油站等等。

最過癮的是導航系統會列出一間間的愛情酒店,你要不要利用,是你的事。

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最適合使用導航的了,科技已在那裏,只差商人決定給不給。

有時看電視,更覺自己是井底之蛙,台北的電視,十年前一按鈕已有一百多個台選擇,不像我們按來按去還是那麼幾個台。

香港的手提電話是世界使用率最高的,但是我們的第三代系統還是遙遙無期,市場已在那裏,阻礙在商人怎麼將這塊肥豬肉分割。商人問題,遲早解決,每每被拖得落後的,都是些所謂甚麼「未符國內承辦星通訊業務規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