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萬壽宮

在墨爾本吃飯,當然不能少掉「萬壽宮」,當地的鬼佬儘管叫她為Flower Drum,是當年「花鼓歌」一曲流行過,名字從此而來。衛慧來過,至今也念念不忘,但她只記得是叫:Flower Drum,中文名不知叫甚麼。

老闆劉先生知道我帶的是一團廣州人,其中很多團友也是開餐廳的,口味奄尖得很,不能讓我沒面子。我一點也不擔心,雖說是帶隊,但甚麼事都不做,坐下來吃而已。

第一道菜上大龍蝦,足足有八九公斤重,頭切下來,木瓜般大。這種大小的龍蝦做起刺身來才夠一桌人吃,處理得比日本師傅還乾淨,切片後過冰水河,肉非常爽脆。澳洲龍蝦又不受污染,大家放心吃,都說比日本料理更佳,眾人讚不絕口。

第二道上的也是刺身,紅紅的肉一片片,當成是三文,並不出奇。但一進口才知一點也沒有三文的異味,鮮甜到極點,原來是海鱒。鱒魚多數是淡水養的,這種海鱒特別珍貴,當今又是最肥的時期,滿身是油。

第三道上塔斯曼尼亞生蠔,比法國貝隆還肥大。這還不止,其肉有陣香味,是別的蠔種缺少的。我建議甚麼茄汁檸檬等都不加,以海水當醬,原汁原味,滿口香甜。

第四道要有點東西暖胃才行,劉先生早已燉好了一大鍋袋鼠尾巴,材料十足,湯濃郁得像會黐住匙羹,眾團友大叫這麼補,今晚怎辦?

第五道上澳洲最好的牛肉,原來是拿了日本神戶牛種在這裏養大的,取出兩條脢頭肉,略為燒了一燒,外熟內生,切片後上桌。雖然美味,但已吃不完,太飽了。

跟著的八道菜極之精彩,吃得那群餐廳老闆口服心服,到最後只剩下我在舉筷,我是老客人,知道劉先生的菜豐富,每一道只試一點點之故。別人眼光光,我還在吞雲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