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墨爾本

我又回到墨爾本,這次是帶一團廣東朋友來吃東西,由白雲機場出發,和香港同樣地經過八小時後抵達。

當今我們是十月中,澳洲在地球下面,與我們的氣候相反,我們冬天他們是夏天,但是秋天呢?是不是變為春天?這倒不明顯。要穿甚麼衣服呢?我從前在這裏住過一年,應該知道的,但久不去,忘了。

反正墨爾本是一天中有四季的,裏面短恤,外面一件厚外套,總差不了哪裏去。

果然走出機場一陣寒風,只是十度。到了中午變成三十度,傍晚二十左右,是春天和秋天的天氣,深夜和清晨,又是寒冬了。

入住賭場酒店,雖然我和賭無緣,但團友多數對此有興趣,將就之。

打開窗簾,面對著熟悉的Yarra河,和Finder車站那排舊建築,特別親切。

墨爾本是整個澳洲我唯一能夠接受的城市,她的文化氣息極濃,吃的又好,幽靜之中帶點熱鬧。長期居住,也不覺得悶。

早餐本來安排在唐人街吃點心。我說廣東人在廣州飲茶已飲得夠了,到澳洲還去幹甚麼?直接帶他們到維多利亞街市去,買些燒肉夾麵包,來一杯咖啡。坐在露天茶座中慢慢歎,何樂不為?

再到香腸和芝士檔買了些生火腿,分給大家吃,又來幾大塊水果芝士。這是澳洲特產,別的地方吃不到,當它是蛋糕甜品,眾團友吃得津津有味。

各人在進食時,我跑到從前經常光顧的菜檔去,找到那位中國太太,親熱打招呼。上次向她道別時,她買了一本關於澳洲蔬菜的圖書送我,是我想不到的禮物。

開花店的老闆娘也送了一本澳洲花卉的書,圖文並茂,又厚又重。這次,沒時間去找她,心中不斷思念。

對一個城市的感情,不在地方,是在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