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鬧劇

從香檳區去巴黎,只要一個多小時。

下榻的「喬治五世酒店」就在市中心的香榭麗舍,是巴黎最好的旅館之一。

之前有人建議到戴安娜皇妃住的「麗池」,我嫌它年老失修,大堂又窄又長,沒甚麼氣派。另一家「克麗揚」也太舊了。「喬治五世」翻新過,老建築樓頂很高,各個角落佈滿鮮花,團友讚說非香港的「半島」可比,都感到很滿意。

我再不安排有白飯吃的餐廳,大家就要造反了,去了一家著名的越南菜館,先上一碗熱騰騰的牛肉河粉,眾人連湯也喝光,差點沒有伸舌頭去舔個乾淨。

在巴黎住了兩個晚上,讓大家買東西買個夠,有些人在酒店周圍的商店已走得疲倦,有的去總統府附近的名店街,大包小包裝箱,法國九天之旅已經到了尾聲,踏入歸途。

機場退稅的窗口在樓下,行李登記和出發處在樓上,非常不便,因為要把買的東西給海關看才能退稅。

當地導遊阿關是越南華僑,廣東話說得好,我們都叫他關德興師傅。關師傅說博它一博,把行李直接車到二樓。果然博得過,出發時間已是晚上七點多,法國佬也懶理,東西不必看,在退稅紙上拚命蓋印,順利過關,登機走人。

後來才在巴黎匯合的徐勝鶴兄乘早一班機走,先我們八個鐘到機場,換上睡衣準備休息時,機長宣佈發現可疑的三個中東人,要再仔細檢查機艙,命令眾人下機,一連拖延了六個小時。

回到香港後看報紙,才知道是那三個中東人在機場買了黃色雜誌,登機後迫不及待輪流走進洗手間,在書上留下白色液體。服務員見他們行動鬼祟,查問之下,弄出這場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