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購物狂

亞威翁是普羅旺斯主要的城市。有座供教皇住的古堡。古堡對面,就是那條斷橋了。

橋樑到處有,斷了還留下來,才顯得浪漫。法國著名的童謠就是作來歌頌它的。

上次來這裏拍電視特輯,時間較為倉猝,剪輯完畢就那麼出街,要是拍攝斷橋時,打開一個音樂盒,單調彈出那首童謠,融入修道院合唱團,鏡頭放在直升機,拉開後見整條河,這時由八十個人的交響樂伴奏,就壯觀得多。

在亞威翁吃過一頓很地道的羊肉餐後,第二天抵達里昂。它是法國第二大城市,也是美食之都,舊友保羅·包古斯不在,安排到另外一家專吃鴨的餐廳,也不錯,那塊胸肉又厚又大,像一塊牛扒,但肉一點也不老不硬,烹調功夫一流,團友還懷疑不是鴨,是鵝呢。

桌上又擺著芝士絲和奶油醬,我們已喝過兩餐的魚湯,看了有點怕怕,好彩是洋蔥湯。做得一點也不花巧,沒用酥皮麵包包著,但洋蔥份量十足,濃得似漿。法國人喝湯,都下芝士絲和奶油,就像我們愛用芫荽蔥一樣。

里昂有個舊城,一條條石板街非常有味道,值得一遊,但團友投票之下,還是放棄觀光,趕去市中心購物。

名牌貨品全國價錢統一,加上可以退稅,總比香港便宜,我一想起到了機場又要排隊等官員看貨打印的麻煩手績,就有點心寒。

要等一齊等,團友說團結就是力量,大包小包地買了一大堆。看見一位太太兩手提貨,還伸出指頭做V字勝利狀。

「滿意了吧?」我問。

「滿意。」她笑著說:「兩個皮包給我兩個姐姐,兩雙皮鞋給我兩個女兒。我自己?一點也沒買到。」

法國人認為的暴發戶心態的香港遊客,在我眼中,十分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