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

到達馬賽已晚,直接去餐廳。來到馬賽,不喝最著名的「布耶佩斯」,怎行?

初喝也許不覺得有甚麼稀奇,但一比較之下,布耶佩斯是數種只有在馬賽可以捕到的小魚煮成,的確味道不同,所以在馬賽之外的魚湯,都不能叫為布耶佩斯,像不在干邑做的白蘭地不能叫干邑一樣。

除了小魚,湯中還有螃蟹、海鰻、鱲魚和墨魚等等,侍者將一大盤湯渣拿上來給大家看,還以為這麼多人也不夠吃時,原來是做做樣子,各人另有一大碟海鮮當菜,送紅花飯。

法國人喝湯,喜歡送幾塊烤得又硬又脆的小麵包片,點著奶油醬。不是給人就那麼吃,而是放進湯中浸軟。還有碟芝士絲,加在熱湯中像當粉絲也可口,但浸久了便溶為一團,咬起來像香口膠。

茶和咖啡及甜品未上,眾人已昏昏欲睡。新建的旅館在海邊,因不能高築擋住海岸線,是向下造的。這裏原有座古堡,當今挖空了剩下一棟城牆留著。酒店本身設計新潮,古今合一,但房間左一間右一間,很難找到。有位上了年紀的團友摸不著,抱怨幾聲,但也不是我能控制到的。

每間房都面海,一大早給浪濤聲叫醒,就在書桌上寫稿,太陽昇起,照在和水平線拉直的游泳池上。其他團友陸續起身,看了不停讚美。

吃完登上馬賽高峰的聖母院,遙望的無人小島,是《基度山恩仇記》男主角被放逐的地方。再走去魚市場,探望前幾年來拍旅遊特輯的老漁夫。

已到開店的時候,大家又去逛名店街,有些東西的價錢和香港的差不了多少,但可以扣稅,便宜是便宜的。最重要的是款式比香港多,但是熱門的Kelly或Barkin皮袋,照樣沒有貨,日本人韓國台灣人都來掃,要等到甚麼時候才輪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