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貨

從赤鱲角直飛巴黎,需十三小時。

法航班機的商務艙幾乎給我們四十多個包下。人多勢壯的關係吧,外籍空姐對我們的招呼無微不至。

座位舒服,吃的也不錯,正餐之外,有隨時可以進食的麵條、三文治,前座背後的袋子中插了一瓶礦泉水,口渴了不必麻煩人家。

清晨五點多鐘抵達巴黎。客人少,很快過關,再轉國內機飛尼斯,乘大家心情興奮,不覺辛苦。

在尼斯的市中心逛逛,眾人衝進名店街和百貨公司老佛爺的分店,已開始狂掃皮袋、鞋子和時裝。

中午在一家著名的老店吃海鮮餐,碎冰上佈滿魚蝦蟹及生蠔,一大盤,夠吃,另有熱辣辣的魚湯和牛油飯。

地中海的蝦,種類和東方的不同,樣子雖普通,但非常甜美,當然不是養殖的。螃蟹的膏很多,肉也厚。

未出發前的茶會上已提醒了大家,在法國吃飯一餐總得三小時,我們香港人絕對忍受不了,但也沒有辦法。一催,侍者就會說:「太太、先生,我們這裏不是麥當勞呀!」

一走進餐廳就向店裏的人說:「我們要趕飛機!」

這是一個很好的藉口,名餐廳都能接受,今後的餐飲都用同樣的詭計對付。中午的那餐吃了兩個鐘而已,算很快的了。

旅遊巴士很豪華,一上車眾人都昏昏大睡,一下子就到了康城。

沒有了影展,康城並不是一個值得一遊的地方。十一月天南部的氣候還好,有十二三度。海中還有些人游泳。但無曬太陽的光雞了。

各位團友又衝入名店街去,他們說:「到了巴黎,也不一定有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