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汕頭我住慣金海灣酒店,市內已有其他兩間新的五星級旅館。我試過,房間不錯,但是餐廳做的是粵菜,到了潮州豈有食之之理?

喜歡這家酒店還有一個原因,那裏的足部按摩有一位叫帥紅霞的,是位天生的按摩高手,我介紹的人給她按了一按,都認為是他們做過之中最好的一位,不相信你試過就知,指名小帥好了,很容易記,畢竟姓帥的人不多。

和總經理方偉群兄已成了老友,當晚他設宴請我們一家人,八十一歲的羅榮元先生,是潮汕僅有的一位大師傅,初次來汕頭和他聊過傳統的潮菜,他當我為知音,本來已不入廚了,但一聽我來,就要親手準備幾道。

一向和方總說,要不就自己付錢,當他朋友才給他請客,條件是不用甚麼貴材料,鮑參肚翅之類的不要吃。

當晚做出平平實實的幾道菜,都是花時間和心機做出來的。別的不談,單單是最後那道潮州菜中少不了的芋泥,就精彩萬分。

先選一個形狀優美的南瓜,放它幾天,等水份乾掉,皮全部削去,再拿糖去煨,芋泥做好了裝入瓜中,再蒸數小時。

我上次吃過,回到香港自己試了幾次,瓜崩潰,好不容易才學會羅師傅的三成左右。

吃完飯後羅師傅說有一個要求,想我為他寫幾個字,欣然答應。

方總即刻叫餐廳準備好了紙張,請一位女領班磨墨。

「寫大字要很多,」我說:「用墨汁好了,不必磨了。」

「不要緊,」方總說:「小姑娘力氣大,讓她磨好。」

磨了老半天,怎麼淡如水?我們上前一看,原來拿錯,把一條石頭的紙鎮當成墨,眾人大笑不已。